《黎咚》相約多時的文章

@黎明Nuxas@黎定谔的文

《信號連接中》

《等候》

《⋯》

《信號已連接》

「天啊⋯好久喔⋯」

「嗯?」

「欸、欸欸欸!接上了?!」

「拜託⋯我還在想要不要先化個妝耶⋯」

「唔——嘛,算了!反正我在你心中的形象也崩潰的差不多吧!嘿嘿。」

「⋯欸?」

「啊⋯原來是接到留言了啊⋯」

「⋯」

「看來你比我還忙呢。」

「咳咳!黎明!」

「⋯」

「⋯對不起⋯」

「竟然快一年了,我和你的時光就這樣被自己磨蹭掉。」

「⋯吶,你有失望嗎?⋯啊,我是說我這個”回信”。」

「我還記得,你常跟我說信啊、紙張啊、墨水啊什麼的,我都裝作有聽進腦袋呢!」

「嘿嘿,別生氣啦!也不想想自己這麼大一個人了,事情說得起勁,還是跟小男孩沒兩樣!」

「⋯」

「...

曜梨《我的「好」朋友》(三)

《200點文》(三)


《我的「好」朋友》


(三)


  不管是假的試鏡還是真的,演戲的部分都不能減掉,渡邊曜喉嚨咕嚕一聲,換了坐姿。很好,依舊順著剛才的順序,即管是新人的櫻內梨子也能發揮潛能——要是有的話。灰髮演員一反平常的專業,在其他試鏡者表演時分了心,沉思著櫻內梨子、這位目前為止印象很好的演員,待人的態度始終跟演戲的表現扯不上什麼關係,渡邊曜現在只祈求上天給櫻內梨子一個當她「伴侶」的機會,更何況說到櫻內梨子,渡邊曜根本對她的才能毫無頭緒。不過試鏡者的水平也是可憐的低,沒有幾個能合上渡邊曜眼光的人,即管她對每個人的戲量也是一樣,能回報的人可說是一個也沒有。


  一直到了...

曜梨《我的「好」朋友》(二)

《200點文》(三)


《我的「好」朋友》


(二)


  在渡邊曜回答櫻內梨子以後,後者臉上的笑容隨即變成了驚慌。她很快把飲料瓶蓋好,展現了渡邊曜很久沒看過的九十度鞠躬:「對、對不起!是同樣來試鏡的渡邊前輩吧!剛才我以為年齡相若,所以‧‧‧呃‧‧‧」看著後輩這般樣子的渡邊曜,倒是沒在在意剛才櫻內梨子說的話,只顧著傻笑:「哈哈!好啦,把頭抬起來。」隨後把手搭在後輩的頭上輕撫,「『渡邊前輩』聽著也是挺彆扭的,如果是『曜前輩』的話我會很感激你喔。」在前輩的溫柔對待之下,櫻內梨子抬頭就是一記笑顏:「是的,曜前輩。那,我也想前輩叫我的‧‧‧名字。」


  「話說回來,梨子。你知道我是『...

曜梨《我的「好」朋友》(一)

 @Staria@近期懶散中 「寫雙向單戀的虐文如何」


咚「明白了!虐文虐文虐文虐文(ry」


———


《200點文》(三)


《我的「好」朋友》


(一)


  雙位數的記者之中,被包圍的是拿著獎盃的演員。人群中有人向她發了問:「請問渡邊小姐你拿到了它,下一步是什麼呢?」被提問的渡邊曜自然的提起了嘴角,看著記者所屬的鏡頭大方的回答著:「得到『最佳舞台劇演員』是我的榮幸。以後我也會朝著個人發展,和為了拿到更多獎項而努力,謝謝。」


  顯而這答案讓渡邊曜的經理人十分滿意,在載她回家的時候,身為經理人的高海千歌笑著調侃:「今天表現不錯嘛,獎盃到...

(土下座)

我還沒死掉!

。゚(゚´ω`゚)゚。

雖然不造各位還記不記得我是誰,可是我回來了!

前陣子總算是逃過了低潮期,各位跟我一樣被降職的伙伴、請不要放棄人生。

總而言之,我回來了代表我寫的東西也回來了!

(*´∀`*)

只是不能再做一隻高產母(嗶)

最後就是⋯我今天休假!

阿咚生平簡潔‧‧‧雖然還沒完結。
生於94年1月1日。
曜梨一生推、其實是曜All的逆賊。
因為降職,SAN值已經空了。

「⋯我睡衣好看嗎?」
「⋯好看。」

「⋯你睡衣真的挺好看的。」
「⋯謝謝。」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