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梨《住在森林的魔女》(一)

———————————————

OOC、少有的不是SS

對,沒錯,就是魔女之家。

———————————————

據說,森林的深處有一所大宅。


好奇的人們前往森林,嘗試驗證傳言。


一去不返。





酒紅的柔順髮絲、代表純潔的白色連身裙。


她拿著報紙、仔細的閱讀每一個字。


「那裡住了個魔女‧‧‧會把人們吞‧‧‧」


面有難色。


「‧‧‧吞、吞"誓"‧‧‧」


沉默了一陣子,少女放下了手中的東西。


對著窗戶喊道。


「黑貓——我不會唸這個——」


‧‧‧


「哎阿——這我不是教過你了嗎?」


不久,漆黑的毛團從窗戶外頭跳了進來——會說話的貓。


少女沒有回話,伸出手指向黑貓指出難處。


「我看看齁‧‧‧嗯、這個讀"噬"。」


「誓?」


她歪著頭。


「噬。」


「‧‧‧誓?」


把頭歪向另一方。


「‧‧‧嗯、就這樣吧。」


逃避話題的黑貓爬到少女的床上,依偎在她的腳邊。


窗外傳來了叩叩聲。


少女稍微動了一下,把它打開——讓烏鴉探頭進來。


牠放下了口中的小包裹,轉身就飛走。


「今天也麻煩你了,烏鴉。」


少女看著烏鴉的背影這樣說著。




——沙沙沙‧‧‧




「‧‧‧有客人了喔。」


黑貓在打呵欠的同時、懶散的說——不如說只是動動口。


少女輕笑著。


「嗯。」







門外傳來的敲門聲使我興奮不已。


到底是誰。


今天第一位客人是誰。


吃下烏鴉帶來的藥丸、我走向家的大門。


樓梯自動的出現,房間的門為我打開。


這裡是我的家——它就像是我的朋友——用身體去感受它。


‧‧‧


我把大門打開了。


門外站了個看來比我小很多的男孩子。


「嗨!姐姐你住在這裡嗎?」他看似激動的向我大喊。


他作為我今天的第一位客人,我就冷靜一點對待他吧。


我竟然有這麼善良的想法——好配服我自己喔‧‧‧嘿嘿。


「嗯。小男孩、你到森林冒險嗎?這裡很危險喔?聽其他人說會有魔女住在這裡呢。」


我對天真的小孩子撒了謊。


他報以自信的神情。


「我才不怕呢!即使是魔女我也會把她殺掉!讓住在這邊的人不用再害怕!」


呵呵。


「是這樣阿——那姐姐看在你勇敢的份上,邀請你進來吃蛋糕好不好?」


呵呵呵呵呵呵。


「嗯好阿!謝謝姐姐!」


我帶著男孩走進了屋子。


閉上了眼睛。


「姐姐的家好暗喔!怎麼不開燈呢!」


「‧‧‧弟弟我跟你說喔、魔女會把人們吞噬喔。」


「我家很暗嗎?因為阿——」




啪!




——天花板掉了下來。


緊跟在我身後的男孩已經消失了。


這樣說吧——他已經變成肉塊了。




「為了要把你殺掉阿。」




呵呵呵。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黑貓。」


‧‧‧


「喔喔‧‧‧好香的靈魂‧‧‧又把小孩子給殺掉了阿。」


「幹的好阿‧‧‧梨子。」


黑貓是個變態‧‧‧牠最喜歡吃小孩子的靈魂了。


哈阿——誰叫小男孩要走到這裡呢?


不然他現在應該在森林裡追蝴蝶、跟著兔子跑‧‧‧天色一晚就回家、跟爸媽吃晚餐吧?


「吶‧‧‧還有多久?」我向享受靈魂的黑貓問著。


牠靜靜的張開眼。


「——還有一點點。」


還有一點點——


我的病就能治好了。






沒有人喜歡一出生就有怪病的孩子吧?


——就跟我的父母親一樣。


我的身體腐爛、雙腳就像被野獸的尖牙刺穿、臉更是不能見人。


小時候母親用繃帶包著我的皮膚——她和父親都不想看到我的臉。


遇上黑貓的我、離開了原來的家‧‧‧反正他們也不會在意。


黑貓說只要我願意為牠幹活,牠就會給我治病的藥。


我到了現在這所大宅。


牠為我下的第一個魔法——讓我的皮膚不再腐爛、也不會痛。


這樣說吧‧‧‧只是表面上的完好。


我只要一離開這所大宅‧‧‧魔法、就會失效。


可是我每天照著鏡子,看到裡面原來屬於我、姣好的臉龐。


‧‧‧我相信牠,相信牠會讓我的病治好。


——我不能不相信,這已經是我唯一活下去的動力了。




黑貓喜歡吃靈魂,人類的靈魂。


我每天等待客人的到來,然後要我的家——把他們吞噬。


烏鴉是黑貓的老朋友——牠在黑貓的要求下從不知名的地方,把我的藥帶來。




「歡迎你成為我的魔女,梨子。」


那天、黑貓是這樣對我說的。


還有一點點‧‧‧我的病——就能治好了。






「這裡——是哪裡?」


我往後看、又往前看。


糟了。


完全看不到剛才畫在地下的標記。


被狼追著跑,連獵槍也弄掉了——又要被父親罵上好幾天。


我盲目的向前走,希望能找到回家的路。


「——嗯?」


路是找不到‧‧‧可是前面的是什麼?


好大的房子喔。


村子裡一直有個傳說——森林的深處有一所大宅。


裡面住了個魔女,會把人們吞噬。


我也只是半信半疑,畢竟沒有親眼看過。


被好奇心所使,我漸漸的走向那大宅。




咔嚓——




走到門口的時候,門就像看到我一般,打開了。


驚訝也來不及,門的另一側——有人。


她一身白色的連身裙、頭上頂著長髮酒紅‧‧‧


——好美、真的好美。


我不禁看呆了。


「那個‧‧‧」


「是、是的!」


她向我搭話了。


不、有人站在自己家門口,誰也會出來看看吧?


不對阿‧‧‧我才剛走到這裡‧‧‧她是怎麼看到我的‧‧‧


這個情況——我還是道個歉走人好了‧‧‧雖然好想跟她聊聊天。


「抱、抱歉!我只是好奇所以走到這邊、現在就走了!打擾了!」


「等一下。」


她輕輕的抓住我的手腕。


接合處傳來的溫度使我停下腳步。


「要不要‧‧‧進來喝杯茶?我好久、沒跟別人聊天了‧‧‧」


她的臉泛紅、頭微微下垂。


這、這樣——要我怎麼拒絕阿‧‧‧






我把她帶進家裡了。


她是第一個能走進我客廳的人——活著走進。


黑貓從一旁跟著我們,我能聽到牠在問我‧‧‧為什麼不殺了她?


——我、好像很久沒有跟別人好好聊天了?




她叫曜、渡邊曜——我們開始叫對方名字了。


是個獵人,進森林是為了打獵。


「可是我跟一只狼跑了好幾回‧‧‧然後連獵槍也弄掉了。」


「噗。」


奇怪的人。


「什、什麼阿‧‧‧我可是很慘的欸‧‧‧那、梨子呢?」


「欸、我?」


「嗯!剛才也只是在說我的事情,我也想認識一下梨子喔。」


是時候了嗎?


要把真相告訴別人,現在也太快了吧。


她看到我真正的臉龐、會怎麼想?


「‧‧‧明天我才說!曜明天還會來嗎?」


「——嗯!原本是不來的!不過為了梨子我就來吧!」


聽到我說的話、她小失落了一秒,然後又笑著回應我。


這個人性格也太開朗了吧。




不一會就聊到黃昏了。


「那——明天見囉!梨子!」


「嗯,要來喔、曜。」


她走出了大門,還不忘向我揮手,然後才消失在森林大樹裡。


煩人的黑貓腳步聲比什麼都小,可我就是能聽見。



——梨子。



牠沒有開口,聲音就已經傳進我的腦袋。



——記得我之前說的嗎?



我怎麼會忘記‧‧‧對我來說這麼重要的話。


黑貓從我成為魔女那天、就對我說的話。


「‧‧‧得到"愛"的話、就能更快的治好病。」



——梨子、你懂我的意思吧。



牠嘆了一口氣。


「‧‧‧我只是給你意見‧‧‧要不要這樣做、是你決定的喔。」


又在說這種不負責任的話。


不過‧‧‧


我很喜歡喔——這個「意見」。


评论(9)
热度(44)
阿咚生平簡潔‧‧‧雖然還沒完結。
生於94年1月1日。
曜梨一生推、其實是曜All的逆賊。
因為降職,SAN值已經空了。

「⋯我睡衣好看嗎?」
「⋯好看。」

「⋯你睡衣真的挺好看的。」
「⋯謝謝。」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