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梨《住在森林的魔女》(二)

———————————————

OOC、少有的不是SS

———————————————


昨天去了森林打獵,動物倒是沒打到,可就和一個美女聊了好久。


「梨子」‧‧‧好可愛的名字。


回家的時候爸爸問獵槍到哪去了,我「嘻嘻嘻」的站在家門口傻笑。


睡覺時腦袋裝的都是她。


我是不是病得很重阿?


住在森林大屋裡的魔女‧‧‧難道就是她嗎‧‧‧


因為說實話——她把我的心給吞噬了。


這樣說很奇怪‧‧‧嗯、我好像喜歡上她了。


所以我決定今天也去找她、嗯‧‧‧聊天?


這樣想著,我已經快到她家了。


不像昨天的傻頭傻腦,這次我揮著手大叫她的名字。


「梨——子——」


——然後門很快就打開了,站著我最想看見的人。


她今天也是白色連身裙呢。


儘管明天,後天,大後天、她也是這樣穿,我也不會厭倦。


她看見我,跟我一樣揮手。


可是梨子的腿——有點看不清楚。


「曜——」


聽到她用那清澈的聲音叫著自己的名字——誰不會用盡全力跑過去?





「什麼?!得病了?!」


聽到梨子說昨天在我走了以後,身體突然有點不舒服——我從床邊跳了起來。


看到我這樣失態,她摸了摸我的頭。


「也沒有曜想得那麼嚴重啦,冷靜點——不過,是腿特別的痛呢。」


然後梨子拿走了被子。


剛才在門口看不清楚的腿,現在就在我面前。




——就像被野獸啃了好幾個洞一樣。




我的天。


「我的天梨子!這已經很嚴重了!」我激動的搖著她的肩膀。


絞盡腦汁想著辦法。


「我帶你到城裡看最好的醫生!好不好!」


嗯——這已經是我想得到最好的了。


梨子的表情沒什麼變化,比我還冷靜、輕輕的握著我的雙手。


然後「曜。」撫上我的臉。


「我——我不能離開這裡。」


「欸?」


什麼?不能、離開這裡?


是指這個森林?這個家?這個房間?


「爸爸媽媽一直叫我別離開這裡‧‧‧可是我已經很久沒見到他們了‧‧‧」


梨子哭了起來。


看到她這樣精緻的臉開始扭曲,我的心也揪了一團。


手不受控制的抱住了她那比我纖細的身軀。


——先安慰她吧。


「你、你看‧‧‧你爸媽給你這麼大一個房子住欸!」


「她們一定是很愛很——愛你喔!所以梨子不用擔心,他們一定會回來看你的!」


懷裡哭泣聲變小了,我探頭看向梨子。


她正在一點一點的點頭,跟小動物一樣。


這生物‧‧‧好可愛。


「‧‧‧謝謝你,曜。」她用手扯著我的衣服。


我是她現在唯一的依靠嗎?


梨子現在最需要的是我嗎?


——是我吧?


——嗯‧‧‧是我。


「可是梨子,你的腳已經很需要醫生的幫助了。」


「我把醫生叫到這裡,好不好?」


我必須好好照顧她。






幾天之後,曜守了諾言、把醫生帶來了我的家。


其實我不想多餘的人來這邊,可是曜她真的很擔心我,所以就這一次吧。


「嗯‧‧‧」


醫生跟著曜來到我的房間,仔細的觀察我的腳。


「小姐‧‧‧我無法判斷您患上了什麼病,這實在太稀奇了。」


「可是聽渡邊小姐口述你的情況時,我還是帶上了一些藥膏,應該能派上用場,請您在這幾天先用著吧。」


‧‧‧她真的幫我找了個很好的醫生呢。




醫生放下了幾天份量的藥劑就走了。


然後曜回到了我的房間。


「呼阿——太好了!梨子!我還以為最好的醫生也幫不上什麼幫呢!」


我的手被她激動的握著。


「聽醫生的話,別亂動了,要好好搽藥,知道嗎?」


雖然很感動。


不過——


「曜‧‧‧你找醫生花了多少錢阿?」


「呃‧‧‧」


「‧‧‧」


「‧‧‧我會處理好的,梨子就乖乖的聽醫生說的吧。」




果然。


只是相處了幾天,我得到了以下的結論。


曜是個老好人、可是她對誰也是這樣嗎?


我知道、應該不是,畢竟她對我的感情顯露得太明顯了。




——可我不喜歡她。




我不喜歡她有爸爸媽媽,不喜歡她有跑得動的雙腳,不喜歡她過於開朗,不喜歡她那看著我、閃爍的藍瞳。


好——討——厭——


「就是這樣。」我對黑貓說著。


「既然她已經令我討厭她了,那可以啟動計劃二了。」


黑貓眼神很微妙。




「哼哼哼——哼哼——」哼著黑貓唱給我聽的歌曲。


為了整個計劃,黑貓每天幫我拿掉一部分的魔法。


因為這樣,我身體本該腐爛的地方,就變回了從前的樣子。


這種痛楚太熟悉了。


不過——很快就不痛了。




醫生給梨子的藥完全沒效。


他向我解釋了很多遍——梨子的病真的很奇怪。


為什麼所有藥物都不行?為什麼用了以後會變得更糟?


看著梨子一天比一天的痛苦,我為了她和自己的無能而苦惱。


向醫生道了最後的感激,放下了裝滿錢的信封,我走到了梨子的家。


我想起了、跟梨子家的小貓咪昨天的、一些事情。


‧‧‧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可是我一定得見她。


——因為比起貓咪、我更相信她。


——因為我喜歡她。


——因為她只剩下我。


我打開了大門走了進去——還是沒聽我的話,大門沒有鎖上。


也是,梨子根本沒辦法鎖門。


到了房間門口「梨子?」我敲門喚了聲。


沒有回應。


「你在嗎?我進來囉?」


然後——打開門的我、看到梨子被繃帶圍住了雙眼,腳就和平常一樣用被子蓋著。


繃帶隱約看到、滲透了血跡。


‧‧‧貓咪牠‧‧‧竟然‧‧‧


「梨子?!我的天阿‧‧‧為什麼‧‧‧」


她繃帶上的血、就像眼淚一樣。


「‧‧‧曜?」


她終於是聽見我的聲音了。


伸手胡亂摸索,我急得用自己的雙手緊握著她。


「曜‧‧‧曜‧‧‧抱歉‧‧‧」她不斷的道歉。


「醫生‧‧‧的藥‧‧‧我都浪費掉了‧‧‧」


不‧‧‧別這樣‧‧‧梨子‧‧‧


我的心、好痛‧‧‧


「我什麼都‧‧‧沒有了‧‧‧所以‧‧‧」


「曜‧‧‧不要、不要離開我‧‧‧」


我好希望,自己還能為她做點什麼。


那怕只是、一點點。


現在只能,在她身邊、抱著她,「嗯,曜不會離開梨子的,絕對。」


我低下頭——吻了她的唇,她的身體震了一下子,可是沒有反抗。


「我會一直在你身旁的,梨子——有什麼想要我為你做的嗎?」


空氣突然安靜了。


梨子靠在我的懷裡、慢慢的開口。


「有一件事‧‧‧只有曜、能為我做‧‧‧」




「渡邊曜。」


「小、小貓咪?!你會說話?!」


梨子家養了一隻全黑的貓咪,牠一直不願意靠近我。


這天倒是很奇怪,不只靠近我,還說話了。


「不用太驚訝,因為這裡本來就不是普通人該待的地方。」


欸?


「什、什麼?我聽不太懂‧‧‧」牠是只貓咪欸‧‧‧我能跟牠對話已經很神奇了。


普通人?


「她明天大概會用繃帶纏著眼睛,用被子蓋著雙腳,好讓你看不見。」


「等、等一下‧‧‧她——梨子?」


「還能是誰——我的魔女、梨子。」


欸、欸。


「什麼魔女?等、」


「我當初、沒預期她會做得那麼過份。」




——「你明天、能不來、就別來了。」




「曜。」




「你能跟我、」




「交換身體嗎?」

——「她會要求跟你、交換身體。」




一定、是在開玩笑吧。


———————————————

我發現這個系列的發展、完全是自己的意料之外,我也不知道接下來會寫成怎樣(X)。

好久沒有下班後產藥了‧‧‧老婆婆般的身體真是受不了‧‧‧

———————————————

评论(2)
热度(38)
阿咚生平簡潔‧‧‧雖然還沒完結。
生於94年1月1日。
曜梨一生推、其實是曜All的逆賊。
因為降職,SAN值已經空了。

「⋯我睡衣好看嗎?」
「⋯好看。」

「⋯你睡衣真的挺好看的。」
「⋯謝謝。」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