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梨《百粉點文》(五、完結)

———

SS、地の文、OOC

———


 @犬神提督 的「遠足(下略ww)」



曜「‧‧‧」


曜「‧‧‧欸嘿嘿。」


曜(明天約好了跟梨子一起遠足,今天要比平常早睡呢!)


曜(然後後天就跟千歌梨子一起出門、最近好充實阿。)


七時


曜(‧‧‧)


八時


曜(‧‧‧欸?)


九時


曜(我是怎麼了‧‧‧)


十時


曜「」坐起來


曜「‧‧‧」


曜「為、什、麼‧‧‧」


曜(嗯——我應該八點就睡死了才對‧‧‧)


曜「‧‧‧看來我是興奮過頭了。」




曜「就是這樣。」


梨子「欸?!所以曜整晚沒睡嗎?!」


曜「嘿嘿、跟梨子出去玩太高興了嘛。」


梨子「真、真是的///」


梨子「那我們快走吧?等下累倒的話要自己想辦法喔?哼哼。」


曜「遵命!梨子大人!」




曜「‧‧‧」


梨子「哈阿‧‧‧哈阿‧‧‧曜‧‧‧」


曜「太陽快要下山囉?」


梨子「我、我不行了‧‧‧」


曜「哈哈,剛才說要自己想辦法的是誰阿?」


梨子「我腦袋動不了了‧‧‧等等我‧‧‧別走那麼快‧‧‧」


曜「嗯——好吧!」


曜「來、上來,我背你走吧。」


梨子「欸?可、可是,這樣就變成曜走不動了‧‧‧」


曜「不會啦!我可是跟整天呆在家的梨子不一樣喔。」


梨子「!、曜!」


曜「好啦好啦快上來。」


梨子「‧‧‧嗯、那——謝謝你///」


曜「不用謝不用謝!」


——櫻內梨子就這樣被渡邊曜從山腳背上山頂,再搬到終點。




千歌「——嗯?曜、梨子呢?」


曜「阿阿——梨子她‧‧‧說、很累!所以今天沒來!」


千歌「欸‧‧‧很累?」


曜「嗯嗯,累倒了。」


千歌「‧‧‧喔喔——」


千歌(‧‧‧天國的梨子阿。)


千歌(也難別會累倒,曜體力這麼好‧‧‧)


千歌(要教導一下曜、別做得太過火呢‧‧‧)


曜「——千歌、千歌!想什麼呢?」


千歌「不、沒有‧‧‧在想我們要不要回去探望一下梨子‧‧‧」


曜「欸?」


千歌「畢竟是曜把梨子弄成這樣的‧‧‧」


曜「欸、欸欸?!」


———

把大家點的文都完成了!


可是這次寫得有點太短,所以增長一點吧!

———


*以下內容可以會讓梨推不安*


妓女梨、扶他曜」


我是渡邊曜,昨天開始是可以喝酒的年齡。


雖然很突然——我和青梅竹馬玩國王遊戲的結果是慘敗,導致我現在一個人站在這裡。


嘛‧‧‧就算你問我輸了什麼‧‧‧


‧‧‧就當作是輸了我的童貞吧。


不,應該是現在才要失去我二十年人生的童貞。


眼前的招牌燈箱真的快要閃瞎我了,眼花繚亂當中我看到了果南和千歌說的「温馨提示牌」。


——阿、果南和千歌就是害我變成這樣的混蛋。


那個提示牌上寫著———大爺~快上來找我們吧~


話說我為什麼要相信她們去玩國王遊戲‧‧‧


為什麼我真的要來‧‧‧


‧‧‧


我要回家了。




♪~


嘖,是果南打來的。


「HEY 曜(YO)!」


「別用我的名字開雙關阿‧‧‧」


「哈哈鬧好玩的!你現在到了嗎?我在千歌家和她一起等著你的好消、」


嘟。


我還是回家吧。


不,現在才回家也太晚了吧,我都到門口了。


雖然說是門口,可是也要先走上樓梯阿‧‧‧


踏上了兩步。


等等等我幹嘛上去阿。


退後了兩步。


可、可是,我‧‧‧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嗯‧‧‧Excuse me?」


「哇阿阿阿阿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我被她嚇一跳———是真正的嚇「一跳」。


‧‧‧不,她是誰阿?


我認識的人沒有一個是外國人阿。


「你是要上去爽一回嗎?」


別阿,你這樣要我該如何是好阿。


是說你日文說的不錯‧‧‧


她死死盯著我,該不會是我現在表情很奇怪吧。


不過很快她又開口了。


「Unfortunately,我們這裡沒有男生在做,sorry~」然後向我拋了個媚眼。


突然想起了千歌對我說的話———三樓的五號房間,網上的評價不錯喔。


「那個,我、呃‧‧‧三樓的五號房間‧‧‧」


不行,她聽不懂吧‧‧‧


不對阿我幹嘛說出來阿又不是我自己想去找小姐‧‧‧


「外國人」有興致的瞇了眼。


「Oh...lesbian...i see...還有興趣去找梨梨阿‧‧‧」


「梨梨‧‧‧?」不自覺的把頭歪了。


「COME ON!我帶你去吧!」


說罷就拉著我的手腕帶了我上樓梯。


阿———我的童貞就要這樣給一個陌生人嗎‧‧‧


其實我想走的話是可以一把甩開她啦‧‧‧


總感覺樓梯上有種奇怪的魔力在拖著我走阿‧‧‧


———


——



樓道有很多房間,有些門口還站著挺年輕的女生。


———我是不是該回家了阿。


「鞠莉姐好~」「鞠莉姐回來啦~」


看到「外國人」的都向她打招呼——鞠莉姐什麼的。


難道這個叫鞠莉的人是負責人嗎‧‧‧


剛到了二樓,就有個壯得比我們兩個加起來還大只的男人走過來。


還穿得一身金閃閃,是怕別人不知道你很有錢嗎‧‧‧


「哎呀鞠莉你現在才回來,我都完事了阿——」一臉可惜的說著。


「‧‧‧喔?這個女孩子是新來的嗎?」


不,為什麼要這樣看著我。


「NO NO NO...她跟你一樣來找小姐喔。」


阿、鞠、鞠莉小姐阿阿阿


這真的不是我的意願,真的‧‧‧(泣)


「So,你剛才是找哪一位阿?」


「那還用問!我的梨梨寶貝阿!」


「Sweeeeeeeet!我現在也是要帶她去找梨梨啦‧‧‧你該不會是又弄壞她了吧?」


「當然是壞掉啦!哈哈哈!」


他們兩個在我身旁閒聊著這種東西,聽著我都羞起來了‧‧‧


媽媽‧‧‧請原諒你的女兒這麼沒出息‧‧‧




三樓———到了。


怎麼只有五號房間的門特別的‧‧‧華麗?


「OKAY!就是這裡了!你要去敲她門明白了嗎?」


「!、喔、喔,好‧‧‧」


「你好沒幹勁喔~不過待會就會更——沒有力氣了喔~」


意味深長的話還有表情是怎麼回事‧‧‧


「Fighting~」鞠莉小姐轉身就走進了一號房間。


所以、鞠莉小姐也是‧‧‧嗯。


我看著門上的「5」,呆住了。


也是走到這一步了呢,果南和千歌會以我為榮嗎‧‧‧


一開始是被她們強迫著的,只是現在心裡頭有種說不出口的奇妙感覺。


‧‧‧可能這就是成人的勇氣吧。


既然來到了,就不允許失敗!


幹個痛快吧!ヨーソロー!


叩叩叩——


「來——了——」門裡傳來女孩子的聲音。


隨著聲音門就被打開了。


哇你比我還高阿。


酒紅的髮色,還有隱約可以看見——的連身裙。


這是叫做情趣內衣的東西嗎‧‧‧


她打量著我的身體,停了在我胸口。


「女孩子嗎,我還是第一次呢。」


「‧‧‧別這樣說,我也是第一次。」各種意思上的第一次阿。


‧‧‧她不知道我和別的女孩子不一樣吧。


「進來吧。」


手拉手的邀請我走進房間。


———


——



兩人就這樣坐在一片粉紅的床上。


「吶,你叫什麼名字阿?」


「渡、渡邊曜。」


阿阿阿天阿我好緊張


「我是梨梨喔,渡邊桑應該知道了吧。」


「那‧‧‧渡邊桑怎麼會來這種地方呢?你外表看起來不像是那種人喔。」


「嘛——說來話長‧‧‧」


我都不好意思說我怎麼會來了。


——啾的一下就被梨梨親了臉頰。


「渡邊桑‧‧‧喜歡當攻還是受?」


天阿都這樣直接問的嗎。


我還是童貞阿‧‧‧當攻的話梨梨應該會不舒服吧‧‧‧


當、當受會不會很痛阿‧‧‧


想著一堆奇怪的東西,分身就站起來了。


梨梨似乎對我鼓起的東西很感興趣。


「‧‧‧吶,這是?」


還伸手戳了一下。


「阿嗯‧‧‧」人生第一次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怎麼辦好像變得更大了‧‧‧


梨梨一臉疑惑的幫我脫掉了褲子,看見了我隱藏在內褲下的灼熱。


她抬頭問我「‧‧‧男孩子?」


「‧‧‧是女孩子喔。」


「ふふ,那就簡單多了‧‧‧」


她把我推在床上,從側面抱緊了我,然後撐起身子精準的親在我的唇上。


順帶一提這是我的初吻。


「‧‧‧你認為接下來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吧。」


我笨拙的和梨梨親吻,手在她的身體上胡亂揉搓。


———


——



「‧‧‧」


做完了以後我和梨梨坐在一起。


感覺、還挺奇怪。


我把汗擦乾、穿上原本的衣服。


偷看了旁邊正在數錢的梨梨,她手裡的是千歌和果南給我的七千多日元。


原來要給這麼多錢阿‧‧‧


千歌給我看的網站還有更多的女生,價格沒有這麼高的阿‧‧‧


不、我應該要有更在意的事情吧‧‧‧


從今天起我再不是處女了。


第一次給了妓‧‧‧呃、梨梨。


「好——了。」梨梨把錢收了起來。


「今天謝謝你,曜。」


她叫我名字了。


這是對每個客人都會做的事情吧?


——這樣想著,心裡就有點不舒服。


也不是不舒服,是、不甘心?


‧‧‧我怎麼對一個妓女產生這種想法了。


看來我經過剛才之後已經被她俘虜了——渡邊曜、你真的是‧‧‧


「我還是第一次跟這樣的女生做呢,有點奇怪、嘿嘿。」


「不過‧‧‧」梨梨靠過來了。


什麼,怎麼對著我閉上眼睛了。


——又被她主動親了。


「明明是第一次、技術很好呢,有點讓人不相信。」


「我、是第一次啦‧‧‧」為什麼連別人是不是第一次也要懷疑‧‧‧‧


這樣你要我如何是好‧‧‧


‧‧‧話說、也快黃昏了。


「‧‧‧那、我先走了。」


「曜,拿著這個。」她隨便拿了一張紙條,在上面不知道寫些什麼,然後硬塞了給我,「我等你喔?」


把我推出了門外,關上了門。


「‧‧‧」


低頭看了紙條——上面寫的是一串數字。




我把事情通通告訴了慫恿我的千歌和果南。


「曜‧‧‧長大了呢‧‧‧」


「長大了呢‧‧‧」


為什麼阿?!


「你們兩個真是‧‧‧唉‧‧‧不過我看這串數字、很有可能是電話號碼?」


我提出了自己從拿到紙條當下就在想的問題。


不過‧‧‧如果是電話號碼——梨梨給我幹嘛?


我記得她有說‧‧‧渡邊桑看起來不像會來這種地方的人‧‧‧什麼的。


這樣說的話、她也預計了我不會再去找她了阿?


那她還給我這個?難道我就不會把號碼放上網、讓別人騷擾她嗎?


——我是不會啦。


「曜不但長大了、還懂得思考了!」


「千歌說得很對‧‧‧我好感動喔‧‧‧」


「你們裝什麼‧‧‧還有千歌你比我小欸‧‧‧」




在千歌家討論了一些有的沒的,結果就是——什麼結果也沒有。


「哈阿‧‧‧」


我轉身躺在床上,抬手看著令我困擾的紙條。


梨梨、她希望我再找她嗎?


還是說,像叫名字一樣、是對每個客人也會做的事情?


突然想起了今天、被鞠莉桑帶上三樓的時候,遇上的那個大漢。


——你該不會是又弄壞她了吧?


——當然是壞掉啦!哈哈哈!


愈來愈不甘心了。


我這到底是怎麼了‧‧‧難道真的、喜歡上人家了嗎‧‧‧


可是、她是個‧‧‧


‧‧‧


我拿起手機——輸入了那串號碼。


按下了通話。


‧‧‧嘟——嘟——


接通了,所以‧‧‧這真的是電話號碼‧‧‧


嘟——嘟、察


『你好?』


是她的聲音。


阿,我忘記說話了。


「你、你好,是——梨梨嗎?」


『‧‧‧阿!你是、曜?』


「呃、嗯。」


她認出我的聲音了,怎麼、挺高興的。


『嘿嘿,把手機號碼給你了,會很突然嗎?』


「不不不會!我、很高興你這麼做‧‧‧」


『哼哼,曜、真可愛。』


‧‧‧雖然、被別人說可愛是很高興啦‧‧‧不過。


我還是要把事情弄清楚。


「謝謝‧‧‧那個、梨梨。」


『嗯?』


「你、欸、那個‧‧‧我‧‧‧」


『怎麼了嗎?曜。』


「你、你、你、你‧‧‧」


「你——明天想要跟我出去走走嗎!」


『欸、阿哈哈!曜你好緊張喔。』


『——嗯,可以喔、我明天很閒。』


「是這樣阿!時間我待會傳給你!」


『嗯,明天見。』


嘟。


‧‧‧


渡邊曜你這個大黑他阿阿阿阿阿阿阿


———


——



掛掉電話之後,我輕撫著今天親過她、自己的嘴唇。


——然後第二通電話就來了。


阿阿‧‧‧又來了。


『櫻內小姐,明天一共有四位客人想預約。』


『其中一位是老客戶,今天下午也、』


「夠了。」


「我明天有事做,不接工作,你全都幫我推掉吧。」


『可是櫻內小姐、』


嘟。


他一定會再打電話給我,在那之前先把他封鎖吧。


‧‧‧她約我出去欸。


我竟然、把自己真正用的電話號碼告訴她了‧‧‧


「嘿嘿‧‧‧」


以前從來沒有這種感覺。


話說、她真的是第一次嗎?


雖然能看出、動作真的很笨拙。


和各種各樣的人做過,也沒有今天來的舒服‧‧‧而且像她這樣的身體還是第一次看到呢。


叮鈴。阿、是信息音。


——來信:時間約早一點可以嗎?我想跟你在一起到晚上。


哼哼、好期待明天喔。


——回覆:嗯!那我們約在車站旁的便利店、時間你決定吧♪


明天見面,一定要把我的名字告訴她。


———

跟平常一樣給友人看了這篇。

友人:你有發現自己總是把奇怪的設定、放在梨子身上嗎?

咚:對不起‧‧‧

———

评论(15)
热度(46)
阿咚生平簡潔‧‧‧雖然還沒完結。
生於94年1月1日。
曜梨一生推、其實是曜All的逆賊。
因為降職,SAN值已經空了。

「⋯我睡衣好看嗎?」
「⋯好看。」

「⋯你睡衣真的挺好看的。」
「⋯謝謝。」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