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梨《一方死亡三十題》(1-5)

———

SS、OOC

———


01.遺物


友1「梨子——來了阿!這位是今天帶來的新朋友!」


友2「櫻內你好‧‧‧」


梨子「嗯、你好。」


友2「‧‧‧喔喔——原來櫻內喜歡這類型的帽子阿。」


友1「‧‧‧喂梨子過來一下‧‧‧」


梨子「欸?怎麼了‧‧‧」


友1「我就說你這頂帽子很醜‧‧‧」


友1「幸好我把你帽子以下的穿搭傳給他看、他才會來欸‧‧‧」


梨子「‧‧‧」


友1「你就當作是幫我一把嘛‧‧‧他對你有興趣、可是我對他有興趣阿‧‧‧」


友1「好了啦我幫你拿下來‧‧‧」伸手


梨子「」啪


友1「噫?!你幹嘛啦!」


梨子「‧‧‧我說過了。」


梨子「你不想看到它,就是不想看到我。」


友2「‧‧‧?」


友2「怎麼了嗎?」


友1「哎喲到底這醜帽子有什麼意義啦!」


友1「春夏秋冬也頂著,買新的漂亮的就好了阿!」


梨子「‧‧‧」轉身


友2「欸、櫻內?你要走了嗎?」


友1「‧‧‧吼!梨子這怪東西!」


友1「算了、我們兩個去走走嘛——」




梨子「‧‧‧」拿下


梨子「‧‧‧曜‧‧‧」


梨子「我過得很好喔‧‧‧真的‧‧‧」


梨子「‧‧‧你還好嗎‧‧‧」



02.未寄出的信


To櫻內梨子


  嗨!梨子。抱歉,因為工作總是忘記回你的信,請原諒你可愛的船長吧!


  然後呢‧‧‧在這裡我想跟梨子你告別


把信揉成一團,掉遠了。她沒有仔細閱讀自己寫的內容,當中原因是一目了然,另外一個原因是——櫻內梨子已經不在了。


她還記得當初聽了同年青梅竹馬說的話、懷疑到外地工作的女朋友有了新情人。她賭氣、她故意不回覆櫻內梨子的信。


女朋友那段時間寄來的信,內容大同小異。


「我說的都是真的」


「我愛的一直都是你」


假裝失蹤從來是渡邊曜的專長。


和女朋友的戰爭,渡邊曜每次都下定決心要贏一回。可是總是輸給她引以為豪的櫻內梨子。


所以這次她賭氣。


可她還是輸了。


輸給了突然死去的女朋友。



03.猛然間感到不安


家裡空無一人。平常在這種時間的話,櫻內梨子對家裡沒人無感,因為渡邊曜總是為了下次比賽、正在努力練習,所以她習慣了自己吃晚餐。


——可是今天是櫻內梨子的生日。不管有多辛苦,渡邊曜總是會在特別的日子趕回家,和自己最重要的人渡過。


奇怪、很奇怪。




聯絡了渡邊曜所有的熟人,並沒有回音,櫻內梨子慌了。喘著粗氣,她這一生也沒有跑得這麼快。


過了前面的路口就是她平常獨自練習的游泳池。



「噫阿阿阿阿阿阿阿」


「喂‧‧‧誰來報個警阿!這裡出車禍了阿!」



櫻內梨子比剛才跑得更快了。


因為她看到前方倒下的人一頭灰白色,送給她那套最愛穿的體育服染上了鮮紅。


手拿的蛋糕早就隨著身體掉滿地——那是櫻內梨子說想一嘗的蜜柑蛋糕。



04.漸漸冰冷的溫度


今天是渡邊曜在櫻內梨子的家住宿的第二天,因為第一天櫻內梨子只是稍微清潔了一下她的身體,所以現在還是會有會味道。可是櫻內梨子不介意,她知道渡邊曜也不會介意。


不只是味道怪異,她皮膚開始褪色,就像她的髮色。


昨天觸碰,尚在的餘溫已經消失了。


「嘛,也沒辦法呢。」


「因為不這樣做‧‧‧不就不會一直留在我身邊了嘛。」


「對吧、曜?」


櫻內梨子挑起了渡邊曜的下巴,對著失去靈魂的身體、那早就蒼白的嘴唇,親了下去。



05.固定時間一月一次的看望


海岸通りで


我又回來這裡了,曜。


待ってたのに


你怎麼就不守諾言呢?


キミは今日来てくれない


你今天也是不會回來,對吧?


海岸通りで待ってるってさ


吶、你的船員已經告訴我了喔?


伝われ


可是,


まだまってるから


我還是會一直等著你。


キミに今日来て欲しんだ


即管你已經走了。


———

還記得我的職業系列嗎?

寫著寫著就變成誘受護士和強攻醫生了。

———

评论(12)
热度(40)
阿咚生平簡潔‧‧‧雖然還沒完結。
生於94年1月1日。
曜梨一生推、其實是曜All的逆賊。
因為降職,SAN值已經空了。

「⋯我睡衣好看嗎?」
「⋯好看。」

「⋯你睡衣真的挺好看的。」
「⋯謝謝。」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