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曜梨《雙極性情感疾病》(上)

———

OOC

———


大聲叫罵的她、被同學稱為「魔鬼」。


「渡邊,這一題不是這樣做的。」


「我知道了,謝謝。」


「不、你聽我說‧‧‧」


「我說我知道了。」


「渡邊‧‧‧」


「我就說我知道了你還能拿我怎麼樣阿?!」


「‧‧‧」


「聽聽聽、聽你說什麼阿!快走開!」


灰白髮色、個性開朗的她——渡邊曜在升上高中一年級的時候,變得很容易發脾氣。青梅竹馬的高海千歌雖然沒有像其他同學一樣、被渡邊曜用奇怪的語氣對待,可還是能感受到她對人對事的改變。


高海千歌想不起任何有可能導致渡邊曜變成這樣的事情,也有可能是兩人相處不夠,事情發生的時候她不在場。


「曜ちゃん。」


「怎麼了,千歌ちゃん。」


「最近你好像很容易發脾氣欸?我真的不想那些人叫你魔鬼、怪物什麼的‧‧‧」


「‧‧‧嗯,千歌ちゃん、謝謝你。」


「不用謝啦,笨蛋曜ちゃん。」


高海千歌上前緊緊抱住了渡邊曜。她很清楚知道,親友所流下的眼淚、是不自主的。


即管她變成了這樣,高海千歌也選擇一直待在她身邊。雖然不太明白,可是她希望陪伴和關懷可以讓她有改變。


渡邊曜雖然經常控制不了自己,可是她為了高海千歌,強迫自己不說話,嘗試用點頭、手勢等等去表達自己的意思。這方法意外的有用,她在表面上溫和了不少,從「魔鬼」變成了「啞巴」。


不親眼看看就不會相信——這句話形容的就是、想看看高中一年級就這麼囂張的渡邊曜的那些同學。


「喂喂,被高海訓練出來的啞巴,對著前輩有點禮貌,說話阿?」


「‧‧‧」


「哈哈哈!真的跟傳聞的一樣不會說話欸!好有趣喔!」


「看你這樣會不會開口!」


前輩們把渡邊曜的書包拿反,裡頭的書本全都掉了出來,渡邊曜只是不斷的搖頭。


「出來了!是點頭娃娃渡邊曜!」


「不知道高海平常是怎麼訓練你的呢‧‧‧阿咧?」


書包最後一層放的不是書本和筆記,而是高海千歌和渡邊曜最喜歡吃的蜜柑冰棒。


「讚喔有東西吃!只有兩人份喔!誰要吃?」


「我要我要!」


那是渡邊曜想和高海千歌分享的。


她皺緊了眉頭。


那是渡邊曜想和喜歡的親友分享的。


她握緊了拳頭。


渡邊曜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用自己最大的力氣把拳頭揮到拿著冰棒的前輩的臉上。連人帶冰一同摔在地上。


「誰讓你拿我的東西了?!」


前輩們身處女學院,盡是沒親眼見識過真正的流血。看到渡邊曜這一拳打在同伴身上,不是生氣、而是驚恐。


「瘋子!她是瘋子!」的叫喊,沒理會倒在地上的人就跑走了。房間只剩下渡邊曜和她兩個人。一下的攻擊不能使她暈倒。所以渡邊曜彎下腰,每一拳都打在前輩的臉上。


這是從哪裡流出來的血阿?鼻子嗎?——她想。


直到那個人沒有再大叫哭泣、然後失去意識,她才去拿起冰棒和收拾自己的東西。


「曜ちゃん!好慢、欸?!怎麼了?!」


渡邊曜趕著和高海千歌的約定,忘記洗過手才見面,口裡還咬著最愛的冰棒。


很快第二天,學校上下都知道了整件事。理事長的小原鞠莉因為自己的見解、沒有理會一旁胡亂吠叫的前輩們,而是給負上傷人罪的渡邊曜一個星期的假期。


「I trust you.」理事長當時是這樣笑著說的。


渡邊曜理所當然的在家睡了幾天。同時、她的年級來了一位新同學——名叫櫻內梨子。


透過高海千歌的信息、渡邊曜得知了這位同學的存在。雖然挺有興趣,可是她一想到自己和親友以外的人都相處不來,就失望的躺回床上。


黃昏時刻,渡邊曜沒有叫上剛回家的高海千歌、而是自己一個在海灘上走著。她沒有期待著什麼有趣的事情,只是想放鬆一下自己過於衝動的內心。


快要走到另外一邊的盡頭了。她遠看一個酒紅髮色的少女、穿著應該是她們學校的制服。


這種時間一個女孩子在這裡幹嘛阿?‧‧‧阿——渡邊曜發現可能那個人也是跟自己一樣的理由、所以出來走走,她抑制不了想去找她聊天的想法。這麼想的同時,她已經跑到了那少女的身旁。


「欸?你、你好‧‧‧?」


「‧‧‧你、你你你好。」


很久沒有跟其他人有這樣溫柔的打招呼了,渡邊曜幾乎紅通了臉。


「怎麼、一個人在這邊?」


「我剛搬到這邊,對周圍不是很認識,所以就來看看‧‧‧你呢?」


「我、我是,出來散心的。」


「是這樣阿——」


她和那些惹渡邊曜生氣的人很不同。


從渡邊曜很糟糕的搭訕詞、到知道對方的名字,名叫櫻內梨子的少女一直都有細心的聽著她說話,不時給一些回應,渡邊曜覺得這樣的對話就像和青梅竹馬的一樣,很舒服。


「可是渡邊さん把人家打成這樣,要自責一點喔?」


「是的櫻內老師。」


「這就乖了。」


不足一會就把青梅竹馬問了很多遍都不願回應——自己的心情告訴櫻內梨子了。渡邊曜覺得她就像個魔法師,讓「啞巴」開口的魔法師。


愉快的對話被櫻內梨子的手機來電打斷了。


「原來已經是這種時間了嗎?我也差不多要回去了,渡邊さん回去的時候也要小心一點喔?」


「我知道了‧‧‧今天謝謝你,櫻內さん。」


「我才要謝謝你呢,沒想到剛來這邊就能有聊上這麼多話的朋友呢!」


「明、明天我也會去上學!我把千歌ちゃん介紹給你吧!」


「嗯,那就拜託你了,渡邊さん!明天見。」


「明天見。」


向著已經走遠了的她的背影,渡邊曜覺得自己很奇怪。心跳得比生氣更快,比高海千歌送她冰棒還快。


———

我想了很久、要不要放上千曜梨的Tag,還是放上了。

天阿、是這樣的比例吧:千曜<<<<曜梨

———

评论(8)
热度(55)
阿咚生平簡潔‧‧‧雖然還沒完結。
生於94年1月1日。
曜梨一生推、其實是曜All的逆賊。
因為降職,SAN值已經空了。

「⋯我睡衣好看嗎?」
「⋯好看。」

「⋯你睡衣真的挺好看的。」
「⋯謝謝。」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