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曜梨《雙極性情感疾病》(中下)

———

OOC

———


渡邊曜每天也維持著這樣的情緒。高海千歌私下跟櫻內梨子討論過,雖然這樣的對話被渡邊曜知道了的話,以她現在的性格一定會抱著兩人大哭。兩人都想搞清楚讓渡邊曜情緒起伏的原因。


她們懷疑渡邊曜、是患上了精神科疾病。


櫻內梨子不知道高海千歌最真的想法是怎樣,可是她很擔心渡邊曜,她不想來到這邊的第一個朋友、自己在意的人,變成別人口中的「怪物」。這樣想著的櫻內梨子,拿起手機、撥了渡邊曜的號碼。


渡邊曜不知道這年來,自己是在幹什麼。會突然的生氣,維持好一段時間之後會平靜下來。會突然的哭泣,一段時間之後也會平靜下來。


在網上做了很多問卷調查,發現在不同問題下的問卷,得到的答案都不一樣。可是相同的就是、答案永遠只有兩個——狂躁和抑鬱。渡邊曜覺得能給她專業回應的、就只有明天會到學校找她的心理導師。


導師這次沒有找來高海千歌,只是單獨的和渡邊曜聊天。這幾天發生的事情、最近情緒的變化。問了不少,渡邊曜最詳盡的回答、應該只有:「我昨天和梨子ちゃん出去吃漢堡肉了。」


雖然導師能預料渡邊曜的情緒、應該會暫時穩定下來,可是也太穩定。他沒預料到渡邊曜會由激動變得冷靜,還會拒絕和自己眼神交流——跟上次的她完全不同。


心理導師對渡邊曜、終於有了答案。


理事長看著心理導師給她的報告,自責自己為什麼在之前沒讓渡邊曜接受輔導,讓後輩的病情加重。


——報告上寫的是雙極性情感疾病。


渡邊曜回到家已經是晚上了。得知自己被導師確診患上名字長得記不下來的病,心情很複雜。她打電視機,只是播放著普通的新聞報導。關上手機、沒有理會櫻內梨子和高海千歌像瀑布一樣傳來的信息。用被子蓋著自己抽泣起來。


可是她還是睡不著,她一直以為自己只是太情緒化了,激動了一點,很容易發脾氣和動手。可是最近會很容易哭,就連櫻內梨子單獨帶她到家庭餐廳吃漢堡肉也會哭——她以為這是櫻內梨子向她道別的最後一餐。


渡邊曜還是把手機打開了,先是回覆了親友,可是親友一直「輸入中‧‧‧」沒有回應。她再抖著手打開櫻內梨子一欄。問的和高海千歌的差不多,可是卻突然多了一條幾秒鐘前傳來的信息。


——曜ちゃん你終於在線上了‧‧‧你還好嗎?


不知道要怎麼回覆,又傳了信息過來。


——我好擔心你。


渡邊曜覺得自己的心快要揪成一團,腦海裡都是櫻內梨子擔心皺眉的模樣,只是這樣就已經是充足的理由、讓渡邊曜突然打電話過去。


來電馬上就被接通了,可是沒有人說話。渡邊曜有話但是說不出口——因為她控制不了自己抽噎的聲音,終於還是傳了過去。傳回來的不是說話聲,而是櫻內梨子比自己更大聲的哭泣聲。


兩人就這樣哭好了一會,櫻內梨子終算是說話了。


「曜、ちゃん‧‧‧你今天都沒回我‧‧‧我好擔心好擔心‧‧‧」話裡藏不住的嗚咽,渡邊曜連同眼淚一起呆住。


「對不起‧‧‧梨子ちゃん‧‧‧我總是這樣‧‧‧」


「你也知道阿!笨蛋!」


突然的責罵沒有嚇到渡邊曜,她更多的心情是自責和內疚。空氣安靜了一會,渡邊曜發現另外一頭的聲音、相比自己的房間要嘈雜不少。


「梨子ちゃん‧‧‧難道你這麼晚了還在街上?這樣很危險!」


「‧‧‧嗯‧‧‧我在計程車上‧‧‧我好想見你‧‧‧」


渡邊曜隨便穿了鞋子,拼死的跑出了家門。


到了車站不足幾分鐘,載著櫻內梨子的車就來到了,櫻內梨子慢慢的站了起來、關上車門的瞬間,渡邊曜就抱緊了她。櫻內梨子抓緊了渡邊曜的背,臉窩在她的肩膀上,流不停的眼淚打濕了她的衣服。


评论(2)
热度(41)
阿咚生平簡潔‧‧‧雖然還沒完結。
生於94年1月1日。
曜梨一生推、其實是曜All的逆賊。
因為降職,SAN值已經空了。

「⋯我睡衣好看嗎?」
「⋯好看。」

「⋯你睡衣真的挺好看的。」
「⋯謝謝。」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