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曜梨《雙極性情感疾病》(下)

———

OOC

———


櫻內梨子到了渡邊曜的家,被她帶著走到了房間。即管電視機的聲音在耳邊循環,她沒有在意。


「曜ちゃん‧‧‧能告訴我今天發生什麼事了嗎‧‧‧」


「‧‧‧梨子ちゃん,我、真的‧‧‧」


又開始哭了——櫻內梨子輕輕把她摟在懷裡,撫著她的頭,「笨蛋‧‧‧告訴我、拜託了‧‧‧」渡邊曜只能一直抽泣和震顫。


「‧‧‧導師、說我有病‧‧‧」


「‧‧‧嗯,是什麼?」


「我、我忘了‧‧‧」


櫻內梨子剛才還因為渡邊曜的表現感到一丁點擔心,現在覺得她只是個笨蛋而已‧‧‧有病的笨蛋。


「曜ちゃん抬起頭看著我,好好的聽喔?不管曜ちゃん患上了什麼,我都會陪著你‧‧‧當、當然,千歌ちゃん也會‧‧‧」


說著說著就自己害羞起來的櫻內梨子、話語意外的有效,被確診的病人需要別人的陪伴。


「梨子ちゃん‧‧‧」特別是病人在意的人。


「唔唔唔‧‧‧你、你看!千歌ちゃん現在也一定很擔心你,我們傳個信息給她好不好?她連你今天看心理導師的結果也不知道呢。」


渡邊曜微笑著點頭,拿出被放到一旁的手機、打開了高海千歌一欄。可是她從渡邊曜確診回家以後,就一直維持「輸入中‧‧‧」到現在也是。渡邊曜像是想到什麼一般停止了動作。


正當櫻內梨子想問她怎麼了的時候,電視機還在播的新聞報導突然高聲放出了音效。


『突發新聞報導:沼津市一帶有名的露天溫泉旅館「十千萬」‧‧‧』聽到熟悉的旅館名字,櫻內梨子和渡邊曜把頭轉過來,視線全都放在電視機上。


『正前方附近發生了一宗交通意外,一人死亡兩人受傷。卡車撞上了急速行駛的腳踏車。死者確認了是店主女兒高海千歌小姐。沼津市路程較為迂迴曲折,請市民小心。』


坐在床上的兩人瞪大了眼睛,空氣沉重。


櫻內梨子回神較快,她馬上掏出自己的手機打電話給高海千歌,可是直接跳到了留言信箱。看向渡邊曜,震抖著緊抓手上的電話,停留在高海千歌一欄的通訊軟件、被手指的滑動胡亂傳送了字符。


不行,這樣的話曜ちゃん會‧‧‧


櫻內梨子還沒講話,渡邊曜就低頭跑出了家門。「曜ちゃん!」櫻內梨子嘗試追上她的腳步,可是踏出門口的一瞬間,不管往右看還是往左看,渡邊曜都已經消失了。


撥出她的號碼,雖然接通了、可是一直沒有人說話。櫻內梨子坐在附近的長椅,拿著手機打給渡邊曜,動作一直重複——直到有一次電話通上了聲音,她連忙把手機聲效放大,可是得到的只有風聲和微弱的抽噎,看來只是不小心按到通話按鈕。


回到自家,毫無心情的她倒頭就睡在沙發上。


翌日,櫻內梨子在清醒過後、再次打給渡邊曜,和昨天高海千歌的一樣跳到了留言信箱。雖然渾身沒力,可她還是換上了制服準備上學。上課前她到了渡邊曜和高海千歌的教室,過問了那班的人,說她們還沒回來。


「昨天有看新聞報導的人都知道,你們同年級的高海千歌同學發生了交通意外。現在請同學們低下頭‧‧‧」


老師和同學低著頭,為高海千歌默哀。只有櫻內梨子一人、眼淚全都流在裙子上。


休息時間櫻內梨子都呆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不管別人怎麼說都沒有回應。最後的下課鈴響起了,櫻內梨子比誰都快跑回家——渡邊曜的家。


渡邊曜的母親看到常被女兒提起的好友、櫻內梨子,淚水就不斷落下。櫻內梨子聽渡邊太太說、失蹤還沒到二十四小時,警方那邊是不接納的,距離渡邊曜消失已經快到二十一個小時了。櫻內梨子知道的就只有渡邊曜突然跑出門口、和確診患上了某疾病,就只是這樣、渡邊太太就已經跪在地上感謝她了。


渡邊太太告訴了櫻內梨子,連女兒死去的親友也不知道的秘密。


長期因為工作無法回家的渡邊先生,在海上遇到了意外,就像渡邊曜現在一樣失蹤了。如果說渡邊曜在街上消失不見、就像進了黑洞的話,那渡邊先生就是人間蒸發了。渡邊先生的上司親自把事情交代了給渡邊太太,在一旁偷聽的女兒自然是全都知道了。


從那天開始,渡邊曜就變得很奇怪。她會突然向母親耍脾氣、對附近一直有禮的鄰居們有事沒事大發雷霆。渡邊太太勸說女兒一同去看醫生,可是渡邊曜跟本冷靜不下來。


即管高海千歌連她家發生這樣的事都不知情,親友還是一直待在她的身邊。因為這樣,渡邊曜的情況有好轉過來。


前一陣子渡邊曜變得悲觀,不管對誰也一樣。然後在女兒消失當天晚上回到家,就發現渡邊曜不見了。


櫻內梨子聽到渡邊曜的經歷,和渡邊太太一樣哭了起來。


渡邊太太報案後的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渡邊曜還是沒有任何的消息。警方送來的信件,只也是寫著會把渡邊曜作為失蹤人口、展開長期的調查。


櫻內梨子必須維持著正常人的生活。她在上學的時候,發現自己除了高海千歌和渡邊曜以外,並沒有任何能聊天的朋友——可她一點也不在意。


直到有學生發現學校天台在午餐時,櫻內梨子總會在那裡出現,而且不知道是笑著還是哭著、自己跟自己對話。


關心同學的年輕理事長、把櫻內梨子在不同的時間叫到辦公室,發現她在不同的時間有不同的表現。早上的她有像以往一樣,中午時段開朗活潑、還一直說著奇怪的單詞——從前那雙極性情感病患會說的航海術語。


確診渡邊曜的心理導師再次來到了學校,可這次輔導的不再是那失蹤的渡邊曜,而是櫻內梨子。


她來的時候正好快到中午。看著櫻內梨子在離開去洗手間以後、竟然忘了怎麼回輔導室。被理事長帶回來的時候,跟剛才就像是兩個人一般,傻呼呼的笑著說:「嘿嘿抱歉抱歉!我忘了怎麼走,阿還有、你是誰阿?」


心理導師回憶著高海千歌的話,渡邊曜以前是個樂天的笨蛋。他又記起之前幾次向渡邊曜問話的時候,櫻內梨子也會在門一旁等待著渡邊曜出來。


一切實在太合情合理,心理導師甚至懷疑自己的專業,他是第一次遇見這種案例。心理導師把確診的結果和自己的想法告訴了理事長,他希望能讓櫻內梨子再次轉學——因為讓雙重人格的病人離開現在的地方、是最好的選擇。






櫻內梨子獨自一人走在當初跟渡邊曜相遇的海灘,一步一步的從沙、走到海。


「還有多久才能跟你們見面阿!我好緊張喔!」


「等著我!YOSORO——!」


——直到不會有人看見她為止。


END


———

渡邊曜的藍本就是咚醬本人,這篇《雙極性情感疾病》前半是我的親身經歷。當然後面的悲劇就沒有發生在我身上,而我的病情也好轉了。

在這裡希望各位,如果身邊的人患上了類似的疾病,請不要一直去「關心」他,只要像平常一樣對待他就好了。

然後‧‧‧對,沒錯,我又把她們殺掉了。

———

评论(11)
热度(67)
阿咚生平簡潔‧‧‧雖然還沒完結。
生於94年1月1日。
曜梨一生推、其實是曜All的逆賊。
因為降職,SAN值已經空了。

「⋯我睡衣好看嗎?」
「⋯好看。」

「⋯你睡衣真的挺好看的。」
「⋯謝謝。」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