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梨《神父與惡魔》

———

OOC

 @松渡醬(不覺得很可愛嗎?)的神父惡魔曜梨實在太吸引太惹人犯罪了,所以在許可下打開了腦洞哈哈哈哈

———


年輕的少女走到灰髮神父面前,她跪在地上、雙手合十。


「神父,我有罪。」


「請告訴我、和你無所不能的主。」


「班上有兩個男生跟我告白,他們兩個我都很喜歡,我是不是不應該有這樣的感情?神父,請告訴我下一步。」


神父轉身把手中的書本放下,然後站到罪人身前,伸手把她拉起來。神父的動作很輕,彷彿聖母瑪利亞。


「我親愛的教徒,衪會允許你與別人相愛,但不會希望你是個多情的人。」


她把心中想的簡單說了出口,卻讓罪人得到解放。少女道謝過後快步走出了教堂,想必是為了剛才還在煩惱的兩位少年吧。想到這裡,年齡不比少女大很多的神父、不自覺的輕笑著。


她重新站好,面朝讓她安心的十字架,低聲禱告。


「‧‧‧主,你會同意我剛才所做的嗎?‧‧‧阿們。」低頭的她灰髮遮蓋了右眼,收起了平常不會有的笑容。


感覺到周圍氣息的變化。


「每天做一樣的事,難道不會膩嗎?」那神父十分熟悉的聲音,今天也合時的出現在她的背後。她嘆了一口氣——曾經在網絡上看過、嘆息有如幸福從口裡溜走。神父幸福跑掉的來源,大概就是這位來客。


來者黑色連身裙,那是神父表達主的苦難、才會掛在身上的聖袍的顏色。她頭上頂著撒旦的尖牙、背後生長蝙蝠的羽翼、還有象徵惡魔的尾巴。


即管神父明白尾巴是惡魔的弱點,但她也沒有閒情逸致、去捉弄以玩弄自己為樂的惡魔。


「‧‧‧我才想問你、」神父說話的時候,並沒有看向惡魔。「你每天來做什麼?」來客乾笑著,活動了一下顯明的尾巴,「曜、真冷淡——雖然我也不討厭就是了。」


神父不想回應惡魔的話語,向十字架點頭,打開從年輕罪人來時、已經在讀的書本。來客注意到神父的冷淡,雖然稍不滿意,可是也沒有馬上表露。


「是說、上一次看到曜跟一個人談話。」聽到話題跟自己有關,神父的視線有一點的轉移,「原來曜也有其他表情阿。」


她無動於衷,「所以你想說什麼?」


惡魔成功把神父的注意力拉開,不由得拍了拍翅膀。「只是想看曜更多的表情‧‧‧」她把身體凑近了神父,用手環住了比自己厚實的肩膀、唇快要貼上耳朵之際,「曜、唔!」


神父突然鬆開了拿著書本的手,抓緊了惡魔、往自己方向拉,回頭親上了她惹禍的嘴唇。惡魔紅通了臉、呆在原地捂住被神父吻上的地方,口裡胡言亂語。


另一頭只是想讓來客閉嘴的神父、彎腰撿起了剛才丟在地上的書本,閉上眼睛輕聲的說:「請原諒我的做法,親愛的主。」


「你、你不能這樣阿‧‧‧」


「怎麼說?」


「‧‧‧太犯規了‧‧‧」


惡魔在空氣沉默的時間、思考著自己為何如此在意神父的一吻,得到的答案讓自己過於忐忑不安。


「梨子。」


惡魔生前叫作梨子,在某天閒著自己告訴神父的,「不、不要這樣叫我!」當然,亂看資料的惡魔也發現了神父的名字。


「是你要我這樣叫的。」


「‧‧‧所以、怎麼了‧‧‧曜。」看得出是為了賭氣才叫的,被喊名字的神父滿意的扯上了嘴角。


「沒有,突然想叫一聲。」


「‧‧‧惡趣味。」


「沒有你的嚴重,梨子。」


「夠、夠了!」腦羞的惡魔裝腔作勢展開了翅膀,「我要回去了!」


她看向使自己變得失態的神父、毫無反應,「走好不送。」


惡魔赧顏汗下,把剛才失敗的動作捲土重來,只是這次的目標是神父的臉龐,「回你的!臭神父!」啪沙、真正的打開羽翼,一氣呵成、熟練的從教堂上方消失。


神父撫摸著被惡魔「侵犯」的臉頰,顯露跟平常冰山般的表情相比、完全相反的神情。




「木頭!變態!笨蛋!臭神父!」有教徒在當天晚上、向神父聲稱聽到天空的聲音。


评论(9)
热度(66)
阿咚生平簡潔‧‧‧雖然還沒完結。
生於94年1月1日。
曜梨一生推、其實是曜All的逆賊。
因為降職,SAN值已經空了。

「⋯我睡衣好看嗎?」
「⋯好看。」

「⋯你睡衣真的挺好看的。」
「⋯謝謝。」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