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梨《醒來忘記自己是誰還突然被要求做奇怪的事?!》

———

OOC、曜FT有

少許槍彈辯駁room no.9設定

和漢化組的小伙伴群聊時蹦出的腦洞、原名《503號房間的愛情》

———


「唔‧‧‧呃‧‧‧」她醒了,用盡力氣才把自己坐起來。她不知道自己在哪裡——更不知道自己是誰。


放棄低頭沉思的她觀察身處的房間。自己坐著的看似是雙人床,大得奇怪。桌子上有很多一大一小的盒子,可她沒有閒情去探究,或許再等一陣子吧。疑似冰箱的大型物體更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慢步走到它面前,打開了其中一格——空的,陸續的打開,全都是空的。時鐘顯示的是七點正,窗戶外面漆黑一片,她猜是晚上七點。


這些物件以外,好讓她注意的就只有壁掛電視了。她找到按鈕後,無疑的按了下去。


啪。她倒下了。




她再次從雙人床上醒了過來——驚醒過來。灰白短髮絲被汗沾濕,她搖頭令腦袋清醒。「我按了電視的開關,然後就暈倒了‧‧‧」把想法說出口並沒有讓她成功思考。


外頭仍然黯淡無光。再次看向時鐘,指著七點零五分。


「‧‧‧我到底在哪裡阿‧‧‧」垂頭喪氣,眼角卻發現了別的東西。床的另一邊、被子下鼓鼓的。


她不敢揭開被子,怕是看到什麼奇珍異獸。伸出手指輕輕的戳。


「唔。」


「噫阿阿阿阿?!」


奇珍異獸用悶聲回應她,在她的一聲慘聲,異獸總算是甦醒了。異獸不是怪物,擺脫了被子的束縛,和自己相反一頭鮮明且秀長的酒紅,粉紅色連身裙、多加一件外套。


酒紅看著身穿襯衫的灰白,過了老半天終於是說了一句話:「你、是誰?」


「我也想問你!不過‧‧‧我連自己的名字也忘了。」


「‧‧‧阿,這麼一說‧‧‧我也是記不起來‧‧‧」


貌似同病相憐的兩人、此刻並不能達成對話,想知道的事情雖然不多、只有兩項,可是已經足以讓她們一言不發。


第一、自己是誰。


第二、為什麼會在這裡。


坐立不安的灰白打破沉默,向酒紅提出了第二項的問題。酒紅搖頭,可是她告訴了灰白更多目前知道的消息。


酒紅遇見灰白之前,隱約記得當時所在的房間、跟現在兩人的房間幾乎毫無分別,與灰白相同的忘記了名字。而她也看到電視旁邊有開關,但她比起灰白更細心多疑,所以她在電視周圍多繞了一會,發現寫著「ON/OFF」的開關有兩個,在電視的兩旁、位置剛好相反。酒紅在一試無妨的心態之下按了下去,和灰白一樣暈了過去,就變成現在的狀況。


灰白揣摩著,「既然有兩個開關,我們來試試一同按下去吧?頂多就不痛不癢的又暈倒。」


酒紅雖然不認同灰白的最後一句,不過她也贊成剛提供的意見——的確,現在這樣、所有方法都試一下比較好。


兩人站好了位置,互相點頭,同時間按下按鈕。


不是視野模糊,而是機器發出了沙沙的聲響。她們疑惑的走到電視面前,畫面漸漸的清晰起來、顯示的是她們的這間房間。


「‧‧‧欸?」灰白走到房間的角落,的確發現了不仔細看、根本找不到的監視器。旁邊的酒紅緊皺眉頭,「想不到竟然還有監視器‧‧‧」


電視突然轉了個影像,黑底白字的寫著,『歡迎來到日本最大型的直播真人秀。』傳來了像變聲器的聲音。


「‧‧‧真人秀?」灰白緊張的靠近電視。


『剛才兩位看到的是你們房間的畫面,我們會把這影像發送到各地的電視台。』


『現在,請長頭髮的您到桌子上拿一個大的盒子,而短頭髮的您拿一個小的盒子。請盡快去辦,我們會有專人觀察您們。』電視雖然沒有被關上,可是卻黑漆漆的、什麼都沒有。


灰白試探性的問,「‧‧‧要去拿嗎?」酒紅呆了良久,才報以點頭。按照電視給兩人的指示,酒紅拿了大的盒子,灰白則相反。


「那我‧‧‧先打開大的囉?」隱藏不住手的顫抖,酒紅緩緩的拆開它。灰白湊上前看,只看到兩張紙——黑紙貼上了灰白的照片,白紙上的是酒紅的照片。放下了盒子,兩人相應的拿了代表自己的。


照片下面寫著的就是讓自己在意的——「渡邊曜?」

「櫻內梨子?」


「‧‧‧原來我名字這麼男孩子氣阿,阿哈哈‧‧‧」名為渡邊曜的灰白撓了撓頭,「呃‧‧‧你的就好聽多了,櫻內桑。」


「‧‧‧過獎了,渡邊桑。」櫻內梨子臉稍紅著。


空氣還是少不了尷尬,「渡邊桑也、打開盒子看看?」渡邊曜鬆了一口氣,她以為盒子裡會放著奇怪的物體。這麼想著,打開盒子的這想法、好像變得沒那麼沉重了,「‧‧‧嗯。」


裡面放的也是三張紙,不同的是、還放了一小瓶藥物。渡邊曜自己拿了一張紙,剩下的就先交給櫻內梨子看。「『渡邊曜:攻方、請在辦事前吃下附送的藥物』‧‧‧攻方?藥物?」


「櫻內桑,你那寫著什麼?」


「‧‧‧『櫻內梨子:受方、請務必不要服用攻方專用藥』‧‧‧」


「欸‧‧‧攻受什麼的‧‧‧那瓶藥呢?」


「就只是寫著『攻方專用藥』罷了‧‧‧」


「唔‧‧‧還有一張紙吧!來,我看看。」渡邊曜接過櫻內梨子手中、兩人都還沒看的紙張,「『今天的題目:初夜』‧‧‧欸、欸欸欸?!」


電視裡的變聲器聲音合時的出現了,『恭喜兩位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和由我們的專業評測,決定了您們的攻受。』


渡邊曜大聲嚎著,「等、等一下!、」

『接下來請攻方吃下專用藥,我們將會有專人觀察。』


「‧‧‧渡邊桑,怎麼辦?那些藥都是不明來歷的,風險很大‧‧‧」


渡邊曜當然明白櫻內梨子在擔心什麼,可是仔細一想,沒有食物,更沒有任何情報的她們,現在可以做的就只有跟從電視給的指令。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酒紅,「‧‧‧嗯,我明白了。」


扭開瓶蓋,抽走了一顆藥丸,放進口裡就這樣吞了下去。感覺身體突然變得燥熱——尤其是下半身的那個部位。


「渡邊桑先到床上休息一下吧?我還是怕會有什麼事‧‧‧」


簡單的回應了櫻內梨子,灰白走到床邊躺了下去,順道閉上眼睛,結果輕易的睡著了。



渡邊曜睜開眼睛,往常的先看時鐘,已經快到八點了。撐起身體,看到床另一旁的櫻內梨子正低頭,一臉通紅。


「櫻內桑?你還好吧?」


「欸!我、我很好‧‧‧唔‧‧‧」櫻內梨子的反應比想像中的還要嬌羞。


「‧‧‧渡、渡邊桑,是女生對吧‧‧‧」


「‧‧‧欸?嗯,是阿,怎麼了嗎?」


「‧‧‧唔‧‧‧」


奇怪、很奇怪,櫻內梨子的各種新奇反應、讓認識她不到幾小時的渡邊曜很感興趣。但她還是選擇先處理當下的問題——櫻內梨子怎麼了?突然問自己是不是女生這種問題。


疑惑的渡邊曜習慣性的撓頭和低頭沉思,猛然看到自己褲襠有什麼東西鼓了起來。她調整到櫻內梨子看不到的位置,揭開了褲子——和內褲。


「噫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褲襠裡生長著的東西、不屬於自己,渡邊曜這樣想著。


「‧‧‧對不起‧‧‧剛才渡邊桑你滿頭大汗,所以就想幫你擦一下‧‧‧看到你下面有什麼東西似的,就、就揭開看看‧‧‧真、真的對不起!‧‧‧還、還有!」酒紅咿咿唔唔的說。


『——看來藥效已經發揮了,從現在開始請攻方準時、每天八點吃一顆。』


「你、你都讓我吃了什麼東西阿!」


『請不要慌張,只要你每天都吃,我保證不會有副作用。』


「什!」


『既然攻方已經有了辦事需要的用具,那麼請受方告訴攻方、您剛才想說的事情吧。』


渡邊曜轉過頭看著櫻內梨子,她面紅耳赤、張口又閉嘴。


「如果‧‧‧我們不照著題目去做的話‧‧‧他們就不會給我們食物‧‧‧我們、就會餓死‧‧‧」


灰白驚訝、沉默,腦海裡尋找著有關題目的記憶,「‧‧‧初初初初、初夜?!」

「‧‧‧嗯。」


『萬事俱備,請兩位馬上開始做事,緊記把最好的畫面傳送給觀眾,祝好夢。』這次電視的真正的關上了,兩人卻聽到來自監視器、嗶嗶的聲音。


一切實在太突然、太強人所難,渡邊曜和櫻內梨子一樣、紅著臉等待對方開口。和酒紅不同的是,灰白那東西自然的站起來了。


「‧‧‧櫻、櫻內桑‧‧‧」


「是、是‧‧‧」


「我‧‧‧還想活著出去‧‧‧不、不過!如果這樣真的令你太困擾,畢竟也有監、監視器直播什麼的‧‧‧那,我也‧‧‧」


「‧‧‧不‧‧‧我也想出去、不想死‧‧‧」


灰白咽了一口。


「渡、渡邊桑‧‧‧請、溫柔點‧‧‧」只是相遇相識了一會,渡邊曜就確定了櫻內梨子是個人氣者的想法。


———

沒‧有‧後‧續、也不想寫下去了ww

就這樣完結還挺有喜感的。

———

评论(16)
热度(56)
阿咚生平簡潔‧‧‧雖然還沒完結。
生於94年1月1日。
曜梨一生推、其實是曜All的逆賊。
因為降職,SAN值已經空了。

「⋯我睡衣好看嗎?」
「⋯好看。」

「⋯你睡衣真的挺好看的。」
「⋯謝謝。」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