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梨《渡部桑?渡邊桑?》

———

生病睡不著‧‧‧來發個前幾天寫下的小段子

OOC

———


「別再讓我們看見你了,櫻內醜女。」她們最後向我侮辱一番才離開。


孩童年齡的女生總是惹人憐愛,我可不認同這句話。


我的童年跟其他孩子幾乎沒分別,真的、我說真的——如果他們家也有發生火災的話、如果他們也被火燒得皮膚不再光滑的話、如果他們也被大火使得家破人亡的話、如果他們的爸爸媽媽也在意外中‧‧‧


至少我跨過來了、至少我成長了,還上大學了。


今天也渡過了和平的一天。無視從自己酒紅髮絲滴下的汗水、和剛才被同學打出的傷痕,我拿起打鬥中隨意落下的書包回家。


「阿!」轉過頭就撞到別人了,「抱歉‧‧‧你還好吧?」


「欸、我、不、呃‧‧‧對、對不起!」頂著一頭爽朗灰髮的她像是沒聽到我的話,背對我拔腿逃跑了——那邊不就是你走過來的方向嗎?要回去嗎?


是嗎‧‧‧我的樣子、是連第一次見面的人也會怕的程度阿。這樣想著,方才假裝沒事的心情、瞬間掉落至谷底,想起了同學們居高臨下的神情,身體不禁顫抖。


往家的路走著,平常不會有聲響的罅隙突然多了幾分嘈雜,不得好奇的靠近。


——向我下手的同學不曉得被誰打得血流成河‧‧‧當然還沒死。


「嗚‧‧‧那灰髮的、家伙‧‧‧可惡‧‧‧」灰髮?


翻開破爛的記憶碎片,路口跟我撞上的不就是灰髮嗎?她有突然打人的理由嗎?雖然說這幫家伙也沒有對我動手的理由。


這麼一說,我跟灰髮那個人、好像不是初次見面。在校,同是音樂系的學生很少、我應該都認得出。唔‧‧‧可是灰色頭髮的人不多,模糊記得體育系有個跳水新星、就灰髮的,前陣子還拿了冠軍還亞軍似的,是渡部?渡邊?


即使我覺得動手是不對的,可是——謝謝你間接幫我出了一口氣,不曉得是渡部桑還是渡邊桑、灰髮的人。





「糟糕了糟糕了糟糕了糟糕了糟糕了」


被暗戀的女同學發現自己鬼鬼祟祟的,還陰差陽錯的撞到她,初次對話咿咿唔唔。


「嗚‧‧‧千萬不要走到那邊看到那群人阿‧‧‧可、可是是她們先動手打櫻內桑的,我只是為了喜歡的人、唔唔唔唔‧‧‧」被她看到就糟了,可是又好想讓她知道、下她毒手的壞蛋已經被我剷除了。


跳水新星這種稱號我不稀罕,我只想讓櫻內桑知道我的名字叫渡邊曜。


———

發完這篇我就吃藥等天亮(X)

———

评论(4)
热度(44)
阿咚生平簡潔‧‧‧雖然還沒完結。
生於94年1月1日。
曜梨一生推、其實是曜All的逆賊。
因為降職,SAN值已經空了。

「⋯我睡衣好看嗎?」
「⋯好看。」

「⋯你睡衣真的挺好看的。」
「⋯謝謝。」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