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梨《初戀》(1)

———

Akeboshi桑的《初戀》

文出的那天就拿到翻譯許可了,可是一直卡住ww

 (意地悪的用英文去問Akeboshi桑)

現在《初戀》已經有一整個系列了ww

咚醬國文真的很差、把日文換成中文會有很多的BUGww

只是想看不懂原文的小伙伴能有個基礎的中文版可以看!所以就湊著吧ww

———

作者前言:


晚安,我是Akeboshi。


很順利的又寫了文章。

原作、動畫的設定都完全無視了。

一部份的角色性轉成男生。


沒有Aqours的世界。


梨子♀→婊子 如果那天來了就好了

曜♂→黑他累 沒有女朋友的日子=實際年齡

千歌♂→住在內浦曜的兒時玩伴

果南♂→住在淡島曜的兒時玩伴 基本上很輕浮 但對鞠莉很專一 鞠莉的男朋友

鞠莉♀→小原酒店的女兒 果南的女朋友 和果南一樣跟曜感情很好 最喜歡果南了

黛雅♀→果南、鞠莉的兒時玩伴

善子♀→梨子高中時的後輩


花丸、露比沒有出現。


梨子視點、曜視點會混亂的轉換。

完全是我的妄想爆炸。

最後的地方有點不明所以的完結了。

然後還是想不到標題要改什麼。


就算是這樣也沒關係的話請好好細讀。

———


曜side


入學式試順利的完成了。



昨晚、從鞠莉ちゃん那邊收到了短信。


『曜〜SHINY!!東京怎麼樣!?有看到可愛的女孩嗎!!?交到女朋友了嗎??明天我跟果南會來一躺喔、做好午餐吧!!』


『鞠莉ちゃんYOSORO!還是不太習慣人多的地方呢。不會那麼快交到女朋友啦。是說我來東京是為了學習、女朋友就先別提了。入學式也完了、下午一點在東京的丸之内門口等吧?』


『OKay!!商店的事情就交給我吧!曜恭喜你入學!!』






現在時間是十一點。

還有一點空閒的時間。

到了東京還有十五分鐘、能在四周看看。


「嗯——在大學裡到處走走消磨時間吧~」


食堂和教室、停車場什麼的走了一會、最後到了音樂科的一棟建築物。

「這裡就算了。我也用不著呢」


差不多也到了約好的時間、我走向車站的方向。




在走過建築物的時候、傳來了鋼琴的聲音。


雖然平常的話不會去理會、可是今天不知為何有點在意,步近聲音傳出來的地方。


從打開的窗戶那邊窺視過去、酒紅色頭髮的女孩子在安靜的彈著鋼琴。

被那個女孩子的美麗和鋼琴的音色吸引、就這樣站在那裡了。





好漂亮的女孩子喔——





一見鍾情,我是這樣想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看出神了、那女孩子注意到這邊,和漂亮的琥珀色對上了。

她向我露出了微笑、不由自主地快速點了個頭就逃掉了。





「阿——糟糕了。我看起來絕對很可疑阿。明明很想再聽那琴色、現在的話根本羞恥的去不了阿~她會在這裡是因為在同一所大學吧。能見面就好了阿・・・阿糟了糟了要遲到了!!!」


曜驚慌的離開了大學。



梨子side


阿——阿好無聊。





看不到帥氣的男生。

想在入學式找「朋友」的說。

是選錯大學嗎〜




阿—誰也好了啦・・・




反正還有時間、去彈鋼琴吧。

隨便彈起了歌曲、感到了強烈的視線。

從窗戶那邊看到了灰色頭髮、個子很小的男生。

微笑的看著他、然後就向我敬禮慌慌忙忙的逃走了。



「嗯——入學式的時候有這樣的人嗎?顏值挺高的、不過身高嘛——」



接下來就是和昨天搭訕的男生去飯店了。

也沒有在交往。


只是純粹為了做愛罷了。




只要能滿足我的性慾、誰也可以。




『那樣的想法請停止阿——』高校的後輩、名副其實是好孩子的善子ちゃん對我這樣說了。



「我這樣就好了・・・反正我也沒有對誰有過喜歡的感情・・・」



時間到了、我離開了音樂教室。


曜side



「「曜!!恭喜你入學!!」」

「謝謝ーー!」



果南君和鞠莉ちゃん來了東京幫我慶祝、渡過了雖然晚了一點可是也很愉快的午餐時間。


「雖然發短信問了你,不過——有找到女朋友嗎?」


像貓一樣笑著的鞠莉問我。


「對阿曜!大學有可愛的女生嗎?終於到了曜脫離童貞的那天了嗎~」


果南也像鞠莉那樣笑著,打算轉換話題。


「果然這邊很多可愛的女孩子阿〜好好喔我也想在繼承家業之前去一躺東京的大學喔~」

這樣說著。


「果—南—!鞠莉在的場合竟然發出這種大膽的輕浮宣言!?這樣阿、果南這樣的話、我也有很多拒絕了的邀請在阿、我也去一躺吧!」


「等、等一下鞠莉!邀請是怎麼回事!?我沒聽說過阿!現在被我聽到了絕對不能去!鞠莉是專屬於我的東西!!不會交給任何人!」



「果南・・・」



「鞠莉・・・HUG!」




「等等等一下、你們兩位忘了曜君的存在了嗎?然後這裡是公眾場所,所以那樣的事情請回府上再做。」



「什麼阿曜。別打擾我們阿ー。這麼可愛的鞠莉放在我面前、你要我怎麼忍耐阿。慶祝夠了吧、這樣就好了吧。吶、吶、鞠莉我們回去吧。好想吃了鞠莉喔。」



我的青梅竹馬在公眾場所說些什麼阿。


「已經知道你最喜歡鞠莉了、現在是在幫曜慶祝喔!要忍耐到晚上。不過我還是不容許你那種輕浮的發言喔。阿—阿很快就會對其他女孩子出手的果南太輕浮了、看來要向黛雅報告了——」


「對不起。只有那個我受不了,放過我吧。」


果南君馬上就回答了。


「黛雅さん有這麼可怕嗎?看起來跟大和撫子一樣溫柔的說?」


然後果南君發出了目前為止沒有聽過的認真的音調。


「曜、只有這個不要忘記。不要和黛雅站敵對。作為男人、會變得無法留下子孫啊。在那之後那天即使在鞠莉的面前也痛得勃不起來阿・・・」



只是聽著也感覺到了什麼。

下一次見面的時候要多加小心了。



「比起這種事情!」


鞠莉把原本的話題帶了回來。


「有看到可愛的女孩子了嗎?」


腦海中浮現了在彈鋼琴的那個女生。


「嗯——各種各樣的女生都在、找不到阿、反正現在也沒有很想要女朋友。」


「Oh,真想你拿走一點果南的性欲阿。」


「曜、這樣下去會使出魔法喔?」


「不、雖然現在是還好啦,不過有目標的話就會想交往了。但是現在首要的還是習慣這裏呢。」


「曜照樣的很認真呢——」


「果南也稍微學習一下嘛。曜、看到合心的女孩子要跟鞠莉報告喔」


「是是是、會跟你報告的。今天特地來真的謝謝你們!你們兩是要去約會吧?回去好好享受喔——」


「我的主場是在這之後阿!」


「是的是的、可是今天之內要回到內浦阿。」


「阿阿我的計劃阿。。。」


「那我走了喔、今天真的是謝謝款待了。來這邊的話記得聯絡我阿。」


「嗯嗯當然了!曜要也加油阿!」


跟果南君和鞠莉ちゃん道別後就往家的方向走了。



梨子side




阿—真是糟透了。




雖然有去酒店是很好啦、可是這是什麼。

自己滿足了就完了嗎!!?

差勁。這樣的話不是沒滿足到我了嗎。

反正也不會再見面了、刪掉他的電話號碼吧。

明天能找到「朋友」就好了呢。



曜side


在東京的生活也習慣了,打工、學業也全速前進,在不知不覺中日子也渡過了不少、大學二年的早晚也變成了寒冷的十一月。


八月回內浦的時候、果南君和鞠莉ちゃん他們


「曜!你真的是男人嗎!?真的要使出魔法了阿!」


「曜!沒看到合心的孩子嗎?我介紹一些給你吧!?」


很擔心、很擔心的對我說了。


即使你們說了這種話——。雖然有被告白過、但是,明明不喜歡卻又交往可不好呢。然後就是忘不了那天在彈鋼琴的那個女孩。


在那天之後沒有再看過那琥珀色的瞳。

名字和學年也不清楚、難道不是同一所大學嗎。




阿——阿、那時候真不應該逃的。




現在後悔也太晚了吧。



梨子side


九月的生日也到了,終於到了可以喝酒的年齡、梨子的「男孩子遊戲」越來越解放了阿。


明天的聯誼會是大學不同院系的孩子嗎~



同一所大學能交到「朋友」的話、果然很方便阿〜看到好孩子就好了呢〜



曜side


今天和同院系的男性朋友出去吃飯了。

終於全體到達二十歲、變成喝酒解禁會了。


「是說怎麼今天就突然時髦起來了?」


「曜沒聽說嗎——?今天是和不同院系的孩子認識的聯誼會喔。」


「欸欸我沒聽說過呃。那不就是只有我穿成這樣嗎?」


「曜真可惜阿〜不過你也很受歡迎、穿成這種也可以啦。」


「什麼跟什麼嘛?嗯——嘛阿怎樣也好。」


「曜真的沒什麼性欲呢、是聖人嗎?」


「今天就讓曜一個人待在角落吧。」


一邊說著那樣的話、一邊到達酒舖了。



「先進去的話就會變成在等她們了。」


在幹事說這句的這候進去了。

就跟他們說的一樣坐在角落的位置,在成員都來到之前有的沒的聊著天。


稍微過了一會,女子成員也到達了。






「呃っ」






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那女孩子。

琥珀色瞳的女孩子就在我眼前。

借用一下兒時玩伴說的話。

『這是奇跡阿!!』這樣的話在腦海中出現了。


 

梨子side


到了聯誼會的地點。

男子成員好像都到了。

在這裡面的男生——

嗯。落空了吧。

為了能快點回家、選了角落的位置。

這時候



「呃っ」



聽到了這樣的聲音。

頭轉向發出聲音的地方、看到了那一頭灰色。





嗯?



總感覺好像在哪裡看過?



是誰阿?



嗯——顏值蠻高的嘛。嗯嗯是我喜歡的類型。

雖然個子有點小、嘛阿就這樣吧。


今天就決定是他了。



曜side





怎、怎麼辦。




從那一天就想見面、琥珀色的孩子就在面前。




果然很漂亮阿——




不知道她有沒有男朋友?



阿,有的話就不會來聯誼了。

好想知道她的名字喔。



時間制限到了、去了二軒目的大家情緒都高漲了起來、我一個人在角落咕嚕咕嚕的喝起酒來,比平常喝的更猛,好像有點醉了。




「抱歉、好像有點醉了、我就回去了吧」


「曜要回去了嗎?沒問題嗎?喝瓶ウコンの力吧、拜——拜——」



和成員道別後就回自宅了。因為不太遠,為了清醒過來而選擇了步行。


正要前進的時候、突然從背後被誰拉住了上衣。


平衡被破壞了的我為了站直轉了個身。

在面前的是琥珀瞳的櫻內さん。


「っ櫻櫻櫻櫻內さん!?不是和大家一起在二軒目・・・」


慌張的問了她、目光呆滯的櫻內さん她



「呼呼呼我也有點醉、就沒有跟他們去二軒目了」



眼睛往上看、臉頰泛紅、軟軟的靠在我的胳膞說了那樣的話。





這是什麼可愛的生物阿!?



阿阿櫻內さん軟軟的・・・

即使不看也知道臉在繼續變紅。



好尷尬。




這麼可愛的話會被奇怪的男人大量生產喔!?

被醉了的櫻內さん削去理性的生命值、故意裝成不在意。




「櫻內さん這樣搖搖晃晃的很危險喔。」




看了看周圍、搜查著有沒有櫻內さん的朋友,可是看來都去了二軒目、這裡沒有熟人。





「哈阿〜我把櫻內さん送到出租車站吧、請振作起來。」





我覺得自身的理性還是蠻強的,支撐著醉了的櫻內さん、理性好像又要飛走了。





不行。





我的子孫喔。





拜託了。





再這樣下去就會曝光了。

現在不要變大阿。




和沒有在交往的女孩子做這種事並不好。


有羊進狼口阿——雖然是這樣、不過果然我還是想跟交往了、互相喜歡的人做。



雖然下半身好像很不滿、對自己勸告召回了理智。




梨子side


嗯——不想去二軒目阿。

不過這樣就回去就太無聊了。

在我考慮該怎麼好的時候、





「抱歉、好像有點醉了、我就回去了吧」




聽到了那個灰色的孩子、渡邊曜君的聲音。



欸渡邊君要回去了阿。



好——了,和今天成員中最喜歡的這個孩子去酒店吧。


既然這樣決定了就要行動了。

告訴了要去二軒目的朋友今天先回去了。


「梨子沒問題嗎?好像有點醉了、要一個人回去嗎?」


來自友人的擔心語句、跟她說了會叫出租車回家的,在二軒目也玩得開心點喔。看著她走了。




好了!接下來就是平常的步驟了,要去酒店了阿。

來吧到底渡邊君是不是很熟練呢?好期待!




呆在原地想著這樣的事情、渡邊君完全沒有理會我自己一步一步的走了。




呃、吶等等我阿




心裡焦急得不得了,快步的追上他。

本來沒看到我的渡邊君因為聲音、看一眼我這邊。


然後臉就咻的紅了起來




「っ櫻櫻櫻櫻內さん!?不是和大家一起在二軒目・・・」




在緊張呢。

嗯,等下就推倒吧。




「呼呼呼我也有點醉、就沒有跟他們去二軒目了。」




渡邊君看上去雖然很小只,可是摸上去的結實感真的‧‧‧


是我喜歡的類型阿。


從下往上去渡邊君的臉紅得不得了。



阿咧?渡邊君難道是童貞?


哼哼、真可愛。



「櫻內さん這樣搖搖晃晃的很危險喔。」



是想假裝擔心我然後就去酒店的節奏呢。



有點不習慣做被邀請的一方阿。



我這樣想著



「哈阿〜我把櫻內さん送到出租車站吧、請振作起來。」





「蛤っ!!?」




和腦裡想的一樣叫了出來。


不不不不不等等、這男的搞什麼阿。

沒聽過"有吃的不吃是男人的恥辱"嗎?


呃っ?難道是有女朋友嗎?

不對阿剛才他說了沒女朋友的阿。




嗯っ?其實是基佬?



如果是這樣就沒辦法了、可是你對我完全沒表示,我可是很受打擊的阿?



什麼嘛。真無聊。





不能做的話、就算了。





我要回家了。





酒醉也該醒了。





渡邊君他扶著我、走到了出租車站。





阿咧?

渡邊君那裡是不是有點變大阿?


什——麼嘛、太好了。果然渡邊君也想要做呢。


嗯——去渡邊君的家做也沒關係啦。

好吧、假裝是因為酒醉所以睡著吧。





曜side




「蛤っ!!?」





嗯?櫻內さん剛才有發出什麼低沈的聲音嗎?

是錯覺嗎?

總而言之再這樣下去有各種方面的(主要是我的理性)不得了,去乘出租車吧。

現在想要發生什麼事的話就太遲了。



說起來剛才櫻內さん的臉明明紅紅的、怎麼突然就白回來了?


呃っ沒事吧?

是不舒服嗎?




「櫻內さん還好嗎?是不舒服「嗯———嗯」




在我說完之前她發出了這樣的聲音。



「呃っ等等沒問題嗎!?完全不是沒問題吧!!?」

往我這邊看了


把臉埋在我的肩,緊緊的抱著我。





「・・・・」





完全狀況外的沉默。




數秒後






「呃っ等等等等等等等等櫻、櫻、櫻櫻櫻內さん!!?」


已經說不了完整句子的我。


受到了驚嚇想離遠一點櫻內さん、可是她太柔弱的身體感覺一用力推開就會壞掉,用不上力氣來。


還因為酒醉把頭在我肩膀上蹭。






別這樣阿!曜君會野性大爆發阿!!




下半身已經大得隱藏不住了。


櫻內さん只要一動身體上的香氣就會跑出來,進到我的血管裡。





我會不會就這樣抵不住誘惑對她做這樣那樣的事情阿。



錯的是毫無防備的櫻內さん。





在我和理性戰鬥的時候、和那從四月開始看到就一直忘不了的琥珀對上了。




阿、我,果然是從那時候開始就喜歡上櫻內さん了。




明明一直沒有喜歡的人、不懂得戀愛的感覺,卻想這琥珀裡映照的人只有自己。




不想有其他人出現在裡面。





不只是身體、也想櫻內さん的心變成自己的東西。







想和櫻內さん好好的交往。








在這樣想著的瞬間、我回過神來了。








「櫻內さん、不好意思,稍微忍耐一下喔。」



很輕鬆的把櫻內さん用公主抱抱起來了。

平常有在鍛鍊真是太好了。

話說櫻內さん是不是太輕了?

有好好的吃東西嗎?

雖然是第一次對別人用公主抱、可是她也太輕了。

盡量的不會搖搖晃晃,走向出租車車站。


—待續—

评论(18)
热度(69)
阿咚生平簡潔‧‧‧雖然還沒完結。
生於94年1月1日。
曜梨一生推、其實是曜All的逆賊。
因為降職,SAN值已經空了。

「⋯我睡衣好看嗎?」
「⋯好看。」

「⋯你睡衣真的挺好看的。」
「⋯謝謝。」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