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梨《初戀》(2)

———

Akeboshi桑的《初戀》

翻譯許可

昨天群裡的小伙伴不用擔心、我報告書已經呈上了ww

感謝小伙伴回報的各種BUG!在自己能力之內的會把它改好的!

 (能力以外的:?)

其他的還請你們湊著湊著ww

———


梨子side


因為裝作很難受所以引起了渡邊君的擔心。

在那瞬間我緊緊的抱了過去。




什麼反應都沒有?



在我這樣想的時候,渡邊君明顯的動搖了一下。

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嗎?

感覺他再也藏不住下半身了呢。



嘿嘿嘿、今日行了吧。

用頭在渡邊君的肩膀上滾來滾去的時候,對上了他漂亮的水藍。





阿咧?眼神變了?





剛才明明是理性飛走了的眼神,現在變成了好像下定了什麼決心似的。




阿、渡邊君好帥。




這樣想著的時候,渡邊君就把我所謂的公主抱起來了。




雖然和很多人有著身體上的關係,可是被公主抱還是第一次。



可以感覺到渡邊君不想我感到難受,很輕的動作讓我不會晃來晃去。如果是我的話會走很快到酒店、然後很快的做起來,所以對渡邊君的溫柔體貼感到一點點的心動。





曜side


找到了出租車以後把櫻內さん放了上去、櫻內さん環在我脖子上的手很用力,放不開來。

被司機在照後鏡用眼神強迫著上了車。



「櫻內さん的家在哪?我送你回家吧。」



就算和櫻內さん說話也完全聽不進去的樣子。

司機用"你們兩是來搞事麼"的表情看著我。

哈阿、沒法了先帶到自己家去吧。



「不好意思、到大井町那邊去吧。」



然後車子終於開了。



在車裡櫻內さん沒跟我說話、在夢中倒了下來,成了膝枕的狀態。



我只能數質數來冷卻自己,竟然還數不出來。





「櫻內さん、到了喔」





到了自宅門口,把櫻內さん扶起來還是軟綿綿的,因為很危險就把她背了起來。



話說回來讓我能住在這種有智能鎖房子的鞠莉ちゃん,真是太感謝了阿、我還是學生阿。


「我爸爸的房子空掉了,曜不介意的就住這吧!」


恭敬不如從命了。


「算你免費的吧。」


就算這樣說了我心裡感覺不太好受,用自己的錢付起了房租。



客廳很亂,睡房沒有很亂、可是只有一張床,如果我和她一起睡就太過份了。


反正附近有公共浴場、我自己就在那睡吧。


鑰匙的話是用智能鎖,應該不用擔心吧。


真是一堆好東西謝謝你鞠莉ちゃん。


想著想著就走進了自宅。



梨子side


「櫻內さん、我們到了喔。」


被渡邊君溫柔的聲線叫醒了。


阿咧?難道我是真的醉了?

記憶只回到剛才車上的情況。

渡邊君的存在實在令人太安心了、在自己也不知情之下睡著了。

還是膝枕。

阿啦啦啦啦、已經想不起來了。



從車上下來以後、身體好輕。


然後渡邊君走到我面前跪下、把我整個背上了。


不是公主抱阿。

有點可惜。


在渡邊君的背上再次被睡魔襲擊、睡倒了。



曜side


終於到家了、把自己的包放在玄關。

然後幫在我背上睡死的櫻內さん脫下了高根鞋、總之先帶到睡房。

睡在我床上的櫻內さん沒有醒來的意願。


「櫻內さん、櫻內さん、起來囉」


即使喊著她的名字


「嗯嗯嗯・・唔・」


也只是用有點色情的聲音回應。


衣服都皺掉了,雖然鞠莉ちゃん說過、不好好卸妝的話對皮膚不好,可是她不起來也沒有辦法阿,還有喜歡的人在自己的床上、我沒有這種情況也能忍耐的自信阿。



現在也是站在懸崖的感覺。




在桌子放下櫻內さん的包包、和上星期買下連袋子都還沒拿掉的家居衣褲、還有襯衣、之後該怎麼做?這樣想著、把新買的四角褲拿出來準備了。

還有毛巾、礦泉水,果南君和鞠莉ちゃん來玩的時候、鞠莉ちゃん說


「把女孩子帶回家、沒這些會很麻煩阿」


然後把潤膚露、洗臉的套裝放下了。


「曜!我給你的是這個!畢竟這是男人該有的儀式!嘛阿不過倒是經常買錯、對我來說那種還是有點緊阿、給你吧。」


想起了當時果南君交給我的那東西。




不、雖然沒用過可是對我來說這個也很緊阿!!


一個人說話的我回過神來、

不不不、我在想什麼阿。

今天可不會用這樣阿!

不、雖然很想用、不過我要在心意相通的時候用!!


然後心情好像漸漸平靜下來、把容易準備的東西都拿出來了。





這樣就好了?

嘛阿把家裡的東西都拿出來用一用就對了吧。




然後在桌子上


【櫻內さん、你還好嗎?我家裡的東西你隨便用就好。洗澡也請你隨意。這裡是智能鎖、所以就這樣出門也可以喔。我會在能住宿的澡堂睡的、請不要在意。】



留下了這樣的便條。沒有拿隱形眼鏡反而是帶上了普通眼鏡、口袋裡放著錢包和手機、家的鑰匙就離開了。







梨子side





嗯嗯ーー睡得真好。





看著手機確認一下、已經過了早上四點了。




嗯?

這是哪?

嗯嗯嗯?



阿、是渡邊君的家阿。



阿咧?

我有穿著衣服??

昨天沒做嗎?


想著這種事情周圍看了一下、沒有看到這個家的主人。


然後下了床看。

果然不在阿。


看了眼自己的衣服、有點皺掉了。


再回到房間裡,剛才沒注意到的桌子上放了很多的東西。



把放到最上面的便條讀了一遍、明白了渡邊君不在的理由。


便條下面放著的種種讓我吃了一驚。


說可以洗澡什麼的、我就去借一下了。


洗澡的時候把妝全卸掉了,然後穿上了剛才那堆東西中的家居衣褲。

雖然看上去他還挺小隻的、不過衣服還是很大阿。

手在衣袖穿不出去、還一晃一晃的。


內褲不知道去哪了、所以決定借他的內褲來用。


渡邊君是四角褲派阿。


然後在用潤膚露的時候想到了。


阿咧?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潤膚露?

其實是有女朋友的嗎?

心裡挺不舒服的。



今天是星期天不用上學,給渡邊君添了麻煩想跟他道歉、可是現在連電車都還沒開阿。

在這裡多呆一會吧、我回到房間躺在床上。



在放著各種東西的桌子下有稍微開著的抽屜、很在意所以往裡頭看了一下,裡面放著已經開了的安全套。



心臟像被什麼刺到一樣、我開始抽泣。



對我不會出手、可是和其他人會做阿。


自己跟不同的人交往過,被人背叛了、也因為自己經常這樣所以不在意。一想到渡邊君和自己以外的人做過、眼淚就停不下來。







曜side




哈阿阿阿




果然泡澡真的很舒服。


澡堂在附近、早上還開放泡澡實在是太好了。

反正也有私人的房間、在這裡呆到早上吧。


不過櫻內さん還真是可愛阿。

如果櫻內さん當上我的女朋友的話、人生就太美滿了。

在居酒屋那邊有問她連絡方法就好了。



這樣後悔著、到了閉店的時間。



離開了澡堂、在回家的路上想起了櫻內さん昨天喝酒喝了不少、一個人呆在我家沒事吧?

把她擅自帶回家了、不過臉色應該還好・・・


但是・・・


如果突然酒精中毒的話怎麼辦!!?

我完全沒想過這樣的事情阿!我這個笨蛋曜!!


已經到早上9點了。


如果沒發生什麼事的話、應該回去了吧。


總之先拔腿跑回去。




咔咔咔咔 



粗暴的用鑰匙打開家門

那高根鞋還在。

變得緊張起來。



好痛!

在入口的台階上絆倒了、前往自己的房間。



到了以後、看到穿著我家居衣褲的櫻內さん在床上躺著。




「櫻內さん!!!!」




慌張的走到床邊、好像只是睡著了的樣子。




阿阿太好了。




在我灰色過大的家居服裡、櫻內さん像丸子一樣捲成一團。




也太可愛了吧。

真是的。




被櫻內さん的可愛攻擊的我抱住了頭、那團灰色突然動了。




「唔唔...嗯嗯?」




她眼睛睜開了、看著我這邊笑了。





阿阿太可愛了啦。





從剛才開始就一直這樣想。




然後她把手伸向我這邊了。


想著她要幹嘛呢、我也伸出了手,突然被拉住我的被她緊緊的抱著。




「等、櫻內さん、先放開我!」




努力的想離開她,然而我被櫻內さん從背後抱緊了、維持這樣的體位她又睡著了。





欸欸——我要怎麼辦?




被這樣抱著身體根本動不了。



我的睡意已經飛走了、這種情況下根本睡不了吧,在她放開我之前就必須跟自己的理性戰鬥。









梨子side





阿咧好像在不知不覺之中又睡著了。





現在幾點阿?




打開眼睛想確認時間、看到的只是某人的背。




欸、什麼情況?




我睜大眼睛坐起來。




剛才某背部的人也起來了


「櫻內さん早安。感覺怎麼樣?還好嗎?」

他這樣說著。



「早、安?」



我用疑問句打招呼了。


「看來是宿醉了呢、我拿水給你吧。」

說完他就離開了房間。


我洗完澡就回房間、看了抽屜裡的東西就這樣哭到睡著了。



終於是理解狀況了、這時候渡邊君回來房間了。


「來、喝點水吧。」


看著給我水的渡邊君。

渡邊君帶著眼鏡、看著我這邊那認真的眼神。




阿、眼鏡渡邊君好帥。







曜side


被當作抱枕之後過了多久了呢。


背後的她突然坐了起來。

雖然不能再被她當抱枕有點可惜、不過我還是把這樣的想法隱藏了。



「櫻內さん早安。感覺怎麼樣?還好嗎?」


「早、安?」

她用疑問句回我了。



「看來是宿醉了呢、我拿水給你吧。」


當我回到房間的時候、她好像終於理解了什麼的樣子。


把水交給她、想著要她以後小心點。


「櫻內さん、喜歡喝酒是沒問題、不過也太無防範了喔。這回雖然沒事、可是男人什麼的全部都是狼。要更自愛阿。」


我打算對她說一會的教,可當我看著她的臉、她眼淚已經流下來了。









梨子side


渡邊君很認真的對我說教著。


跟以前交往的男朋友和「有關係的人」完全不同。





怎麼辦。





喜歡上你了。






眼淚很自然的落下了。





渡邊君看到我哭了起來,怕我是哪裡不舒服、好像很擔心的樣子。



我冷靜下來後、打算回家。



「真的給你添麻煩了、借我的東西都會買新的還你。」



我低下頭、


「不用在意啦。只是這種情況要更注意一點喔。」


他又再一次壓下了我行動的念頭。



「那個、之後想跟你完整的道歉、能給我你的聯絡方法嗎?」


不想就這樣中斷跟渡邊君的感情線、鼓起勇氣問了他。


「真的不用在意的說〜欸、可以嗎!?請務必跟我交換聯絡方法!!」


渡邊君傻笑著、把通訊軟件的ID告訴了我。


「謝謝你!今天真的很抱歉。還會聯絡你的、先走了。」



離開了渡邊君的家、前往回家的路上。








曜side


很擔心櫻內さん為什麼突然哭了、不過冷靜下來真的太好了。


還交換ID了!

我說了不用在意,不過她還是想跟我道歉,雖然還沒定下日子、可是約定已經定下了,朝著這樣的狀況出發、說不定有機會!





阿——好想快點看到櫻內さん喔。


评论(12)
热度(63)
阿咚生平簡潔‧‧‧雖然還沒完結。
生於94年1月1日。
曜梨一生推、其實是曜All的逆賊。
因為降職,SAN值已經空了。

「⋯我睡衣好看嗎?」
「⋯好看。」

「⋯你睡衣真的挺好看的。」
「⋯謝謝。」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