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梨《初戀》(3)

———

Akeboshi桑的《初戀》

翻譯許可

———


一星期之後




在上學的路上被之前聯誼的人搭訕了。


「嗨!曜!!之前的星期六怎麼樣!?跟櫻內さん兩人一起不見了、在是飯店做了吧?」




這家伙在說什麼?



「不不、跟一起櫻內さん回家了不過沒做那種事、也沒去飯店。」


「欸——這是難得的機會欸,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真—浪—費—阿—不知道嗎?『和櫻內さん一起的話很快就能做』的傳言。」


「哈!?那是什麼阿我沒聽過!>」


「她過二十歲之後就在喝酒、好像更容易被帶回家做了。」




「曜!曜!!喂——!有在聽我說話嗎——?」




他一直在喊我、回到現實世界了。


「抱歉我有點不舒服。幫我裝作有上課可以嗎?」


「可以啦、你沒事吧?臉色好差。」


「阿阿沒問題‧‧‧拜託你了‧‧‧」




被剛才朋友的話語嚇到了,

晃蕩的走到車站、前方剛好是擺弄手機走過來的櫻內さん。



一瞬間想躲起來、不過好像是被她看到我了,櫻內さん邊笑著邊走向我這邊。


「渡邊君!!剛剛想說傳你之前的約定的信息!你看!」


說完就把手機靠到我面前給我看。


「就在今天下課吧?我只要上第二堂課、之後的時間可以嗎?阿、當然是會按照渡邊君的行程來決定!」


明明聽了朋友那些話很震驚,可是看到櫻內さん本人之後就覺得說、果然還是喜歡阿。

我真的很高興她邀請我。



不過現在有點痛苦。



「抱歉櫻內さん、今天有點不舒服打算回家呢。約在下次可以嗎?」


這樣說了之後


「沒事吧?」


「嗯沒事、謝謝。我想睡一覺就會好了。」



「這樣阿?不要勉強自己喔。那我下次再找你吧。」


跟櫻內さん道別後就搖搖晃晃的繼續走了。








梨子side


想說去赴和渡邊君的約定,一邊走著一邊傳著信息,然後就遇上渡邊君了。

那天完結後就很想再見面,高興得小步跑了過去。



不過因為他身體不適、今天的偶遇就結束了。

「今天就先回去了。」這樣說著的渡邊君、左晃右晃的走往了車站。



因為太擔心他,我也左晃右晃的回去上第二堂課、結果還是專心不了。






渡邊君沒事吧






身體不好的話、做飯也不會順利吧。

如果情況好了起來,我只是把慰問品放下就回家、應該可以吧。





嗯。





我大約知道他家在哪,去看他吧。




決定了就事不宜遲。

整理好筆記、離開了教室。




前往車站的路上被誰叫住了。



「梨子ちゃん好久不見!」






嗯?誰阿?





阿阿

是之前那個只會滿足自己的男人阿





「喂——梨子ちゃ——ん、再來『玩』阿。完全不找我,我好寂寞阿。什麼時候找我也閑著喔!」



嗚哇、好噁心。


說起來在去渡邊君的家之後、一次也沒做過。

這麼久沒做愛了,說不定有點懷念。

雖然以前是跟誰做都沒關係,可是現在不想跟渡邊君以外的人做。



「阿——抱歉。我已經沒在做那種事了。」



說完之後他好像有話要補充,我無視他直接走掉了。




路上在超市買了冷的火龍果運動飲料、粥的材料、想做點簡單的東西,就買了各種的貨物,然後到了公寓門口。



意料之外的問題令我呆住不動。






渡邊君是住哪間阿?


門外的郵箱也沒寫著姓名、所以不清楚。



雖然知道是第五層、可是我沒看到是哪號房。

就算傳信息、也應該睡著看不了吧。




怎麼辦‧‧‧




正當我煩惱的時候,有住客出門、智能鎖的自動門就打開了。

看到機會,我裝作若無其事的走了進去。




到了渡邊君的家門口,想按下門鈴,突然想起了那天看到的安全套。她女朋友在的話,一定也是因為很擔心他吧。



如果按下門鈴、出來的是他女友該怎麼辦‧‧‧



心情變差了‧‧‧



來到這裡反而害怕起來了。



要不就這樣在東西掛在門把上、然後寫張紙條就走,還是有更好的方法‧‧‧

想著想著、門的另一頭傳來了聲音。





「我就說了不是這樣的鞠莉ちゃん~我跟她沒有發生什麼關係阿、嗯、嗯。」




咔察




門被渡邊君打開了。




「嗚欸!!?櫻櫻櫻內さん你怎麼在這裡!?」


『等一下曜!?怎麼了嗎?曜—君—?曜—醬—』


「抱抱抱歉鞠莉ちゃん待會再打給你!」



鞠莉ちゃん、什麼的,是女生的名字吧。

阿、渡邊君果然是有女朋友的阿。






也對。






渡邊君帥氣又溫柔,不會放下女生一個人吧。




「櫻內さん怎麼了嗎?」


「擔心你所以就來了。」



「不過這麼突然給你添麻煩了吧,抱歉。這些東西可以的話就用上吧,就這樣、拜拜。」




就算只是快一秒也好,我也想快點離開這裡。強忍著快落下的淚水,把想說的話草草說了就把手上的袋子塞給他。










曜side


回到家很困、而且剛才朋友說的話還在腦袋裡。





——「不知道嗎?『和櫻內さん一起的話很快就能做』的傳言。」




哈阿阿阿阿





櫻內さん真的是這樣嗎。

如果是真的話、也太驚訝了。


在那之後很快就跟櫻內さん偶遇了。果然即使聽到這種事情、我還是很喜歡她。


哈阿、也有想過直接告白,但是如果傳言的真的話、像我這樣的童貞不是其他人的對手阿‧‧‧





咕嚕嚕嚕





在這種時間餓了阿。

冰箱好像空了、總之先到超市買點東西吧。


然後到玄關穿鞋的時候。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嗯?有來電?是誰?

阿、是鞠莉ちゃん,怎麼了嗎?


『曜——Shiny!!?』


之前告訴了果南君有關櫻內さん的事情,所以也傳進了鞠莉ちゃん的耳朵、然後就打電話來了吧。



『曜終於也交女朋友了嘛!!恭喜你喔!!!看來要煮紅豆飯了呢!!』



「我就說了不是這樣的鞠莉ちゃん~我跟她沒有發生什麼關係、嗯、嗯。」


咔察


一邊聊著一邊開門——看到了櫻內さん。




「嗚欸!!?櫻櫻櫻內さん你怎麼在這裡!?」

『等一下曜!?怎麼了嗎?曜—君—?曜—醬—』

「抱抱抱歉鞠莉ちゃん待會再打給你!」



慌張的斷了電話、我跟她說


「櫻內さん怎麼了嗎?」

「擔心你所以就來了。」







所以就來了、是什麼?

這裡有天使!?



當我在高興著的時候


「不過這麼突然給你添麻煩了吧,抱歉。這些東西可以的話就用上吧,就這樣、拜拜。」


很快說完就逃走了。


事情太突然、我就這樣原地不動大腦當機。






「櫻內さん!!等、欸!?等等我!!」


急忙的想要追上她、可她的電梯已經下樓了。


走樓梯會比較快吧。

腳就跟不屬於自己一樣不受控制、往下俯衝,到了大堂往車站方向走、看見她的背影。





「櫻內さん等等!!」





即使大聲喊著、前面的人也沒有停下來。



只能追上去抓住她了。







要追上穿高根鞋的她還挺簡單的。




「櫻內さん!等等我!!」



一瞬間揪住她的手、往自己這邊拉,櫻內さん整個摔在地上了。







阿、糟、糕‧‧‧






「阿、抱、抱歉。沒、沒事吧?‧‧‧才不是沒事、吧‧‧‧」


就這樣住在地上的她沒有抬頭看我。






怎麼辦‧‧‧






摔倒的時候、她手好像擦傷了。



「真的對不起。還好嗎?你手受傷了。我幫你處理,先去我家吧?能站起來嗎?」


她昂首對著我左右搖頭、拒絕著。


俯視著櫻內さん的臉、發現她落下的眼淚。


身體不自覺的動了起來。










梨子side



快步到了電梯,總之先從渡邊君的身邊離開吧。

明明是第一次認真喜歡上的人,可是在傳遞心意之前知道了他有女朋友,瞬間失戀了。








眼淚停不下來。







先從這裡逃出吧,雖然穿著高根鞋很痛、可是也沒辦法。

聽到渡邊君從後方傳來的呼喊聲,無視著向前走。









「櫻內さん!等等我!!」






因為高根鞋、我被追上了。


突然被拉住了手腕,我失去了平衡、啪的一聲摔倒了。








‧‧‧討厭。









手好像擦傷了。

淚水一直流著、我沒有勇氣看他。







這種情況下不想被他看到。







渡邊君很擔心我、可是我聽不進耳朵。

別管我了。







不要對我、這麼溫柔。





「真的對不起。還好嗎?你手受傷了。我幫你處理,先去我家吧?能站起來嗎?」


我往上看、搖頭拒絕。


相視的時候身體忽然浮在半空。


被他用公主抱了。


「不要!放我下來!!」


粉拳一點一點落在他身上、還是敵不過男生的力氣。


「這樣很危險的,乖一點。」


被渡邊君說教了、突然想說的都講不出口了。










曜side



身體自己動著、把櫻內さん公主抱了起來往家裡走。



在抱著的狀態下幫她清洗傷口,然後帶到了客廳的沙發。


「我去拿保健箱,乖乖等我喔。」


雖然幅度很少,可是櫻內さん點頭了。




家裡有保健箱真的太好了。


「抱歉,我幫你塗藥。」


盡量不刺激到傷口。即使看上去不是大問題,但不小心處理的話還是會有細菌,愜1細的動著手、跟她說話也沒有抬頭看我。





「這樣勉強你真的對不起。讓你受傷‧‧‧還帶你回家、讓你哭了,很過分吧。

不要在意之前向我道歉的那件事,倒不如說現在我令你受傷了、只是單純的道歉的話我會過意不去,之後的補償、不會做櫻內さん不喜歡的事情,不會給櫻內さん添麻煩的‧‧‧」







「不可以‧‧‧」







「嗯嗯,讓你受傷了、什麼都不做是不可以的呢。」






「不要對我這麼溫柔‧‧‧」







「在我能力範圍之內的都會為你做的。」

















「‧‧‧那跟女朋友分手‧‧‧」













聽得不太清楚。



「抱歉,可以再說一遍嗎?」




「‧‧‧我說!!跟剛才聊電話的女朋友分手!!!」




櫻內さん大聲喊著。




「欸欸!!跟女朋友分手!!!?不、不行啦!!」



「嗚...嗚...你說了、什麼都會做的,討厭‧‧‧」




討厭、討厭什麼的‧‧‧

太可愛了吧!!


不、不是賞心悅目的時候、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等等櫻內さん!我做不到阿!」



「嗚——那就別再管我的事情了!!」



「先聽我說阿櫻內さん!!」


「不要!!渡邊君什麼的我不知道!!」


「櫻內さん!!」


今日第二次抓住了想逃跑的櫻內さん。

不過跟第一次不一樣、這回我從背後抱緊了她。





阿好柔軟、好香。

好想一直這樣抱著她。





、所以說不是這種時候



「剛才電話中的是鞠莉ちゃん啦。」



「不想聽關於你女朋友的事。」



「櫻內さん・・・拜託了、先聽我的話・・・」





沒有得到她的回應,我接著說



「剛才的不是女朋友、鞠莉ちゃん有個叫果南君的男朋友在。兩人是我以前住的地方的朋友、來這邊玩的時候會在我家住上一會。這公寓的持有人是鞠莉ちゃん的爸爸、我才能能用便宜的價錢住下來。」


「但是渡邊君有女朋友吧,不然之前的潤膚露、卸妝水是什麼,普遍來說男生都不會有這種東西吧,還有抽屜裡有已經開了的安全套‧‧‧」


「阿阿潤膚露那些是鞠莉ちゃん放的。機會對上的話會用上、什麼的,等、安安安安全套!?阿、那個不是啦!!我不會用啦!!」




「欸、渡邊君不會避孕嗎‧‧‧」




「不對那個我會做!!!那種事情不想亂來‧‧‧想跟喜歡的人心意相通才做‧‧‧我不懂那些人的心情‧‧‧」



那個傳言現在不說的話、就不能前進話題了。







「櫻內さん‧‧‧有一件事我想問你,我想你誠實的告訴我‧‧‧」









梨子side


被渡邊君抱著帶回了他家。

坐在沙發上、讓他幫我處理傷口。

好像又快要哭了、跟之前一樣低著頭。








我不想他對我溫柔。

明明他有女朋友,可是我停不下對他喜歡的感情。








在我能力範圍之內的都會為你做的。


如果不能跟渡邊君交往的話,說點讓他困惑的東西、然後討厭我吧。

這樣我就能完全放棄了吧‧‧‧







「‧‧‧那跟女朋友分手‧‧‧」







想讓他討厭我,但是果然不想他討厭我。

這樣想著、講出口的聲音就變小了。





「抱歉,可以再說一遍嗎?」




即使是我的要求也細仔的聽著。

要做得很徹底了。





「‧‧‧我說!!跟剛才聊電話的女朋友分手!!!」




阿阿說出口了。

連朋友也做不了了吧‧‧‧




「欸欸!!跟女朋友分手!!!?不、不行啦!!」







是吧。

果然還是不行吧。

我知道的。

因為這是讓渡邊君討厭我的方法阿。





我是知道的‧‧‧可是又不乾脆


「嗚...嗚...你說了、什麼都會做的,討厭‧‧‧」







阿阿原來我是這麼麻煩的女人阿。

都不知道呢。







「等等櫻內さん!我做不到阿!」



「嗚——那就別再管我的事情了!!」



「先聽我說阿櫻內さん!!」



「不要!!渡邊君什麼的我不知道!!」



「櫻內さん!!」





已經被討厭了吧——想著想著、在逃跑的瞬間又被他抓住了。

而且在注意到的時候已經被抱著了。







拜託不要。

你會讓我不想放棄這感情的‧‧‧







「剛才電話中的是鞠莉ちゃん啦。」







停下來。

我不要聽。






「櫻內さん・・・拜託了、先聽我的話・・・」





想把耳朵蓋住、也因為被緊緊抱著動不了。





「剛才的不是女朋友、鞠莉ちゃん有個叫果南君的男朋友在。兩人是我以前住的地方的朋友、來這邊玩的時候會在我家住上一會。這公寓的持有人是鞠莉ちゃん的爸爸、我才能能用便宜的價錢住下來。」




欸、不是這樣嗎?

不過我還是覺得他有女朋友。


現在只能問我想知道的事情了。





「但是渡邊君有女朋友吧,不然之前的潤膚露、卸妝水是什麼,普遍來說男生都不會有這種東西吧,還有抽屜裡有已經開了的安全套‧‧‧」





「阿阿潤膚露那些是鞠莉ちゃん放的。機會對上的話會用上、什麼的,等、安安安安全套!?阿、那個不是啦!!我不會用啦!!」




鞠莉さん、到底是個什麼人。

話說回來‧‧‧






「欸、渡邊君不會避孕嗎‧‧‧」






不、那當然是不用會比較舒服。不用安全套我倒是沒試過,如果是渡邊君的話不用也可以‧‧‧




「不對那個我會做!!!那種事情不想亂來‧‧‧想跟喜歡的人心意相通才做‧‧‧我不懂那些人的心情‧‧‧」






阿阿那種人不行阿。








那也是當然的吧‧‧‧












「櫻內さん‧‧‧有一件事我想問你,我想你誠實的告訴我‧‧‧」







阿阿這種時候要問的、我已經知道了。

我跟很多人做過的那件事。





哈哈哈、






這樣阿・・・







雖然沒有女朋友、感覺好像有機會,可是不管是有女朋友還是沒有、我也沒有做後補的價值。










阿——早知道的話就不跟那些人做了。

現在開始改變就已經很晚了‧‧‧




我無言的點了頭。




「櫻內さん、那個、我有聽說你那個傳言‧‧‧」


看、還是知道了。

初戀什麼的果然不會有結果呢。


「嗯‧‧‧」


「那個‧‧‧櫻內さん會跟各種的人‧‧‧做、做愛‧‧‧」







我不管了、豁出去了。





「嗯就是這樣。沒有男朋友、跟不是真心喜歡的人SEX。」


「為什麼要做那種事!要更看重自己阿!!」








就算知道真相、也仍然對我說教。





渡邊君真的很溫柔。





跟他說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吧。










「‧‧‧我從前也在想、要跟喜歡的人做。但是我、沒有喜歡上誰。以前呢、被強迫著做了。那是我的第一次喔。那時候想著『阿阿沒有跟喜歡的人做』什麼的、很悲傷。在那之後就想、以後怎樣也好啦,一直到了現在。那天,到渡邊君的時候、其實也是想跟渡邊君做愛的。只要能滿足我的性慾不管是誰也好。你是那群人裡最合我口味的呢。哼哼對我都幻滅了吧。但不管我怎麼引誘也沒有反應、也不推倒我,然後我醉了就睡著了‧‧‧那種情況下還可以什麼都沒發生、還真的是第一次。第二天還照顧我、從來沒有被誰這樣溫柔對待過,變得很在意渡邊君。從那天開始腦袋就只能裝下渡邊君。抱歉呢,被這麼骯髒的我帶來麻煩了。」








曜side




那傳言是真的阿‧‧‧




在驚訝的同時聽到了更驚訝的事情。


被強迫了?

這就是讓她不自愛的原因嗎?

在心中這麼生氣也是頭一次。

強迫櫻內さん做那種事的家伙、現在站在我面前的話,我一定會上前打他個半死。


不過等一下,櫻內さん說了以前沒有喜歡過誰,可是現在腦袋裡都是我的事情,我能自大一下嗎?


「櫻內さん一點也不髒!!是那家伙的錯!櫻內さん是被害者!!所以‧‧‧所以那個‧‧‧」


漸漸小聲下來、然後沉默了。




互相持續沉默。





在這種時候沒出息的話就糟了。





然後就會被果南君說『曜是黑他雷呢』,從此被恥笑著。




我可是男人阿。



想好好表達喜歡的感情。想說嗎、要說嗎‧‧‧豁出去了!!




我抬頭看著她。








「別再做那種事了。不要跟那些人做、不要跟我以外的人做‧‧‧我喜歡櫻內さん!!入學式的時候看到你彈鋼琴、就已經一見鍾情了。能彈出漂亮的音色,一定是個很棒的人吧。請你跟我交往!!!」






雖然不能好好傳遞心意、不過總之是說出口了‧‧‧


跟櫻內さん那充滿淚水的琥珀眼瞳對上了。






「可以嗎‧‧‧?我跟很多人做過、很髒喔‧‧‧」






「我有嚇到,還是想你第一次是跟我做呢。不過過去已經改變不了了。所以那種事不要再做了。雖然做不了第一個、可是我希望我是你最後一個。我對櫻內さん是認真、真心喜歡的。不行嗎‧‧‧」



「好高興。我喜歡渡邊君‧‧‧不、曜君,我也喜歡曜君。現在已經改變不了以前我那種經驗,可是我不會再做了。請成為我的最後一個。就算是這樣的我、也請你跟我交往,拜託了。」










「‧‧‧喔喔喔——————!!!!櫻內さん是我女朋友!!櫻內さん竟然!!!阿阿———生存了這麼久第一次這麼高興!!!櫻內さん是我女朋友‧‧‧阿阿第一次的女票‧‧‧、難道是夢!!?」




「曜君‧‧‧這不是夢喔‧‧‧」



這樣說著的她靠近了我












「 !*(#︿$%&︿@(*(#!!!櫻櫻櫻櫻櫻櫻櫻內內內さん!!!!等、等等等、等、能能能能等等等等一一一下下下下嗎嗎嗎嗎嗎」









「哼哼因為是第一次跟喜歡的人心意相通嘛。不能再忍了。然後就是、我想你喊我名字‧‧‧不行、嗎‧‧‧?」






從下以上的那眼神、那句話‧‧‧

我清楚明白自己的臉是有多紅







「阿——、欸——、梨、梨子ちゃん‧‧‧」












「怎——麼了曜君?」




又被吻了‧‧‧


阿阿我女朋友可能是天使‧‧‧




「對不起‧‧‧對童貞來說刺激實在太大了。」








梨子side



聽了我那從來沒跟別人說過的過去,接受了這樣的我的曜君。


絕對不會再亂來了。

我已經決定曜君是最後的人了。




曜君這麼高興我也很開心。

但是他在懷疑跟我交往是不是夢一場。

給了他終止夢境的吻、曜君陷入恐慌了。

即使在恐慌中也在喊著我、不過還是在叫「櫻內さん」。

果然還是想喜歡的人叫自己名字。



傳遞了這樣的話之後


他臉變得好紅






「阿——、欸——、梨、梨子ちゃん‧‧‧」




阿阿真是的曜君好可愛!!!



看到這樣的他、我再也受不了了







狡猾的偷襲了他的唇、這回連耳朵都紅了




「對不起‧‧‧」




道歉了‧‧‧




糟了。

剛才說了不會再做那種亂來的人,現在又變成曜君討厭的、輕浮的人了。






「對童貞來說刺激實在太大了。」




阿阿我已經不能離開曜君了。


———

一氣把剩下的發上來了!

距離上班還有幾小時、小睡一下吧!

晚安!

———

评论(24)
热度(83)
阿咚生平簡潔‧‧‧雖然還沒完結。
生於94年1月1日。
曜梨一生推、其實是曜All的逆賊。
因為降職,SAN值已經空了。

「⋯我睡衣好看嗎?」
「⋯好看。」

「⋯你睡衣真的挺好看的。」
「⋯謝謝。」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