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梨《多次告白能提高成功率》

———

*櫻內梨子生賀*

\渡邊太太生日快樂/

———


  躂躂躂——


  櫻內梨子在走廊用均速走著,後方突如其來的跑步聲讓她身體一抖。想必是有誰在趕路,她讓出了空間,向右走了幾步。


  「櫻內同學!」爽朗而較陌生的聲線使櫻內梨子在腦海中尋找一趟,可是徒然無功。聲音的主人像壞了煞車一般的,身體向前俯衝,不出意料的「嗚哇!?」掛上汗水的灰白倒在地上,粗魯的撓了頭。


  櫻內梨子試探的向稍有記憶的同學打招呼,「你還好吧?你是‧‧‧千歌的朋友?‧‧‧渡邊?」絞盡腦汁想出了前方人的姓氏,伸出手希望倒地的她站起來,另一只手把因低頭而落下的酒紅秀髮放回耳後。


  得到的只是她巨大無比的喊聲,「我叫曜!」


  「渡邊‧‧‧曜?抱歉,我有點忘了呢。找我有什麼事嗎?」


  「是的!我找你有事!天大的事!」渡邊曜這才回握櫻內梨子的手,一把拉住然後站起來,差點就這樣失去平衡的酒紅、沒忍住驚嚇而出的嬌聲。


  幸好渡邊曜就跟沒聽見一樣,櫻內梨子深呼了一口氣,靜心的等待對方開口,「雖然很突然!可是!」說話的人把一直沒放開的纖手緊緊包裹著。


  「櫻內同學!我喜歡你!請跟我交往!」


  「欸、欸欸欸?!」


  這就是渡邊曜和櫻內梨子的初次對話。


———


  在那天以後,櫻內梨子對渡邊曜的印象從「不熟悉的同學」,變成「不想熟悉的同學」,她無法理解一個人為什麼可以這麼麻煩,明明自己已經給了她答案阿?


  『‧‧‧對不起渡邊同學,我跟你才剛認識‧‧‧』


  『可以從現在開始交往,慢慢認識阿!』


  『我、我喜歡‧‧‧男生。』


  『性向是能改變的!』


  『‧‧‧渡邊同學到底是喜歡我什麼,我根本一點也不出眾‧‧‧』


  『我什麼都喜歡!什‧麼‧都‧喜‧歡!』


  『‧‧‧』


  不只是因為給了答案所以不想她來煩自己,而是很想直接把渡邊曜這個人從生命中消失掉。誰會受得了每天下課就衝到自己面前,然後『櫻內同學我喜歡你!請跟我交往!』的大喊著的人。


  更重要的是,渡邊曜每天都能想出不同的點子,至少還能期待一下她今天要幹的是什麼鬼。


———


  想知道為什麼學校門口會有一群動物布偶人嗎?你只需要知道,把他們叫來的就是高二出了名的渡邊曜。


  想知道為什麼渡邊同學會這樣做嗎?


  「她來了她來了!」「目標出現!」「你準備好了嗎!」布偶人都興奮的說著。


  櫻內梨子身邊帶著幾位高一的後輩,看來不只是渡邊曜,連被告白的也做好全面準備了。此時動態視覺拔群的渡邊曜發現了她,「櫻內同學!」正想上前逮個正。


  「‧‧‧花丸、善子、露比,拜託了。」


  櫻內梨子讓後輩一排站在自己身前,然後一個大躍進拔腿跑了起來。渡邊曜雖然驚訝,可是也咬牙切齒下定決心,「給我追!」


  附近居民到警察局報案時,說有野生動物追著兩名高中少女跑。


  「我們能回家了吧。」「‧‧‧zura。」「姐姐救我‧‧‧」


———


  還天真的以為自己能把麻煩的她給甩掉。


  櫻內梨子把事情告訴了兩人交接點的高海千歌,後者只是掛在窗台欄桿上笑得一塌糊塗。「真的很有曜的風格阿!」酒紅沮喪的低下頭,她怎麼知道橘髮的親友是什麼風格的人。


  「我看阿!在你答應她之前,她是不會放棄的!我們才剛上高二,你就好好加油吧!」


  櫻內梨子今天晚上又比昨天多嘆了一聲。


———


  這樣的校園生活不知道持續了多久,從高二新學期、一直到了下學期的尾聲,即將進入暑假。


  而櫻內梨子和渡邊曜微妙的關係,漸漸的有進展,起碼從稱呼姓氏變為互叫名字的程度了。櫻內梨子不會知道,渡邊曜為了這事瘋了幾天。


  以前酒紅可以肯定的回答,她鐵定能甩掉灰白、使她放棄。但是她現在想法改變了——想對灰白更友好一點,而不是平常那用來拒絕的逃跑技能。是因為灰白的溫柔讓自己的思想變得這麼奇怪嗎?她不敢確認。


  儘管腦袋佔了一大半是渡邊曜的事情,另外一大半還是想著如何擺脫她今天的攻勢。出乎意料的,從教室門口走到校門口——今天的櫻內梨子沒有遇上告白狂魔渡邊曜。


  心裡不是味兒。為什麼?她不知道。習慣成自然,原來是這般可怕的道理。


———


  高海千歌總算是告知櫻內梨子,關於渡邊曜在這段時間沒上學的秘密。


  她跟隨父母要求的前途,很快就要離開內浦了。很簡單,過於簡單淺白,卻把櫻內梨子逼出眼淚。


  「內浦不是什麼著名的地方,曜運動這麼優秀,叔叔阿姨想讓她去見識一下也是正常的阿。」高海千歌笨拙的安慰,即使自己也眼角失守。


  為什麼?


  你不是說你喜歡我嗎?整天說喜歡我,卻連這點小事都不告訴我。


———


  灰白站在曾經相約酒紅,在此處向她告白的海灘上,感受風平浪靜的海風。心裡捨不得的當然是親友高海千歌,更放不下的是日思夜夢的心上人櫻內梨子。


  已經強烈反對,可她又能有什麼辦法,使父母把她留在內浦——這個她最喜歡的小地方。有著她最喜歡的海灘,最喜歡的學校,最喜歡的朋友,最喜歡的人。


  手機上的中午六點,表示著渡邊曜必須回到家裡收拾最後的行李,然後告別這裡的人和物。她緩緩移動。


  「曜!」灰白一愣,連忙回頭。


  不遠的岸邊站著熱淚盈眶的酒紅,口中不斷碎念灰白的名字,最終小步撲進她的懷裡。


  渡邊曜心中十萬個為什麼,「梨、「你再說一遍‧‧‧」


  「你再說一遍我就答應你‧‧‧」懷裡人在肩膀上蹭,淚水把衣服沾濕一片。


  「我答應了你‧‧‧你就不許走‧‧‧」


  暖流從心中擴散,渡邊曜知道自己所希望的是什麼。父母說的前途,她不懂。可是自己的想法,又有誰比自己更清楚呢。


  心上人的出現,奠定了她的想法。


  "真不愧是我喜歡的櫻內梨子"


  「‧‧‧梨子!我喜歡你!請跟我交往!」像以往一樣的告白,「唔嗯‧‧‧嗯‧‧‧我也喜歡曜‧‧‧」到手的是不平常的、咿唔的回應。


———


  灰白倒在床上,從後環抱自己最愛的酒紅身軀,兩人懶散的各躺一方。


  貪念的索取著愛人頸窩中的香甜氣息,「過了零時就是梨子生日了。」被抱著的人輕笑一番,「你還記得高三怎麼慶祝我的生日嗎?」「羞死了,我不記得。」語畢就埋頭到酒紅背後。


  唸著笨蛋曜的櫻內梨子調戲著戀人,「你這個人阿,拿著熬夜做給我的蛋糕,在走廊跑起來就「哎喲好了啦梨子!」


  兩人相視而笑,灰白更是放聲大笑,接著有默契的互抵額頭。


  「梨子,我喜歡你。」


  「你還沒告訴我,到底喜歡我哪裡?」


  「什麼都喜歡。」


  「不要臉的渡邊曜。」


  「你喜歡嗎?」


  「最喜歡了。」


评论(12)
热度(105)
阿咚生平簡潔‧‧‧雖然還沒完結。
生於94年1月1日。
曜梨一生推、其實是曜All的逆賊。
因為降職,SAN值已經空了。

「⋯我睡衣好看嗎?」
「⋯好看。」

「⋯你睡衣真的挺好看的。」
「⋯謝謝。」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