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梨《男前とレズ》

———

\レズ/\男前/\レズ/\男前/

‧‧‧就是這樣,寫了這樣OOC的曜梨。

———

  我把自己的灰髮給剪短了,從原本的肩膀長度一路剪上去,主要是我覺得頭髮太長很麻煩,另外一點是因為——我發現自己更喜歡這樣。頭部的負擔變小了,最近感覺不管是游泳還是跑步,甚至是平常的高台跳水,身體都輕型起來了,也有可能這是心裡頭一直以來的想法,達成後就變得無比爽快。


  親友的高海千歌在高一入學時看到我髮型大改,並沒有我想像中的嘲笑和批評,反倒是不停的稱讚我,「曜變得好帥氣喔!」害我害羞的有點不知所措。幸好學校的理事長是小原鞠莉,意思就是我怎麼亂弄頭髮她也不會阻止我,還掛著看好戲的笑容。


  了解了自己新的喜好,在高一當中我嘗試了不同的男性化髮型,例如國外很流行的「Undercut」在日本很稀有,所以我用它在第一學期維持了好一段時間,最終因為被太多同學告白而和它告別,難得我自己也覺得挺好看的。現在我頭上頂的是普通的短髮,大概是因為頭毛本來就很卷,所以我也懶得像以前那樣弄「Undercut」了。


  不只是髮型,我連衣著也改變了,初中時期和親友一同買下的閨蜜裝幾乎都不會穿了。制服控的屬性雖然還在,可是都從女裝換成了男裝,外出的時候經常會被別人誤認為男生。我認為自己的聲音實在是太高,跟外表有點不配合,所以上網學了不少日常壓低聲線的方法,現在的話已經很習慣,變不回去了。


  在前一陣子我和第一次交往的女朋友分手了——對,女朋友。我是女生,我交了女朋友。從小到大的學校環境都是女校,可能我已經被氣氛所潛移默化了——我跟她是在網上認識的,出來見面也應該有無數次,可惜的是她一直把我當成男生交往,而我是真的喜歡她作為女生,對我好的所有。初戀總是黑巧克力一般,甜中帶苦,有時候苦比甜還多。


  總而言之,我就從一名青春少女,成了一個自我感覺良好的假小子。


  升上高二了,學校在理事長的努力下逃過了廢校的危機,我和千歌也能從苦惱中逃脫。可是在遠處的東京,有一所因為校園偶像計劃失敗而廢校的高校,很多學生因為這樣要盡快的找新學校,東京一帶的學校都很有名且很難轉校進去,所以她們只好尋到我們鄉下這塊地。我們浦之星也因此一下子多了很多學生——包括了今天班裡這位酒紅色的學生。


  坐我旁邊的千歌跳了起來,大喊了一句,「這是奇蹟阿!」在我還沒看清楚新同學的臉蛋的時候,親友上前把轉校生拉出教室,毫不理會老師的吶喊。我偷偷的輕笑,親友從來是個奇怪的好人,轉校生阿轉校生,我只能幫你祈禱一下了吧。


  不經意的把眼神放回黑板上,寫著「櫻內梨子」四個字。


———


  「等,等一下!高海同學!你等等!」剛轉校過來的第一天就被人拉出教室了,對象是昨天在海灘散步認識的同級生,沒想到竟然是同班同學。可是她力氣很大,跟牛一樣,我怎麼反抗她也不管我,一直把我拖到學校中心的大樹旁邊,然後一氣坐下。


  當我想開口說話時,她已經把頭伸到我面前,然後問我說,「怎麼樣!」「‧‧‧欸?什麼怎麼樣?」高海同學一臉不滿意的鼓起臉頰,「這所學校!」我才剛轉校進來浦之星,你要我怎麼給它評價。


  鈴鈴鈴——學校鐘聲合時的響起了,看來應該是第一堂課的鐘聲,這意味著我們兩個要趕快回到教室裡,「千歌!」在走廊一旁傳出了較低沉的喊聲,「要回教室了喔!」那人小碎步跑了過來。「嘿嘿,抱歉呢,曜!我太興奮把櫻內同學拖出來了!現在就回去!」高海同學不好意思的拍著我肩膀。


  被她稱為「曜」的學生看著她走上了樓梯,調皮的吐了舌頭跟我說,「對不起,她總是這樣神經質的。我是渡邊曜,她找你麻煩的話盡管告訴我就好,那麼我們也回教室吧。」我看著她秀氣的臉龐,不自主的心跳加速,只好呆呆的回應一聲,跟她並肩一起走。


  我從小時候就發現了——自己是同性戀的這件事。沒有對異性有任何遐想,可是這種想法卻出現在同性身上。明白了性向以後,我並沒有太驚訝,欣然的接受了。喜歡的類型大概是跟渡邊同學一樣的人吧,或者我現在可以回答你,我可能很老套的對渡邊同學一見鍾情了。


———

*標題:假小子和女同性戀

*男前: 有男子氣概,讓人安心依賴

*レズ:梨子 女同性戀

*Undercut:削邊頭

———

评论(27)
热度(59)
阿咚生平簡潔‧‧‧雖然還沒完結。
生於94年1月1日。
曜梨一生推、其實是曜All的逆賊。
因為降職,SAN值已經空了。

「⋯我睡衣好看嗎?」
「⋯好看。」

「⋯你睡衣真的挺好看的。」
「⋯謝謝。」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