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梨《我的「好」朋友》(二)

《200點文》(三)


《我的「好」朋友》


(二)


  在渡邊曜回答櫻內梨子以後,後者臉上的笑容隨即變成了驚慌。她很快把飲料瓶蓋好,展現了渡邊曜很久沒看過的九十度鞠躬:「對、對不起!是同樣來試鏡的渡邊前輩吧!剛才我以為年齡相若,所以‧‧‧呃‧‧‧」看著後輩這般樣子的渡邊曜,倒是沒在在意剛才櫻內梨子說的話,只顧著傻笑:「哈哈!好啦,把頭抬起來。」隨後把手搭在後輩的頭上輕撫,「『渡邊前輩』聽著也是挺彆扭的,如果是『曜前輩』的話我會很感激你喔。」在前輩的溫柔對待之下,櫻內梨子抬頭就是一記笑顏:「是的,曜前輩。那,我也想前輩叫我的‧‧‧名字。」


  「話說回來,梨子。你知道我是『渡邊曜前輩』,卻不知道我臉長怎樣呢。」前、後輩距離試鏡還有一丁點時間,兩人就這樣坐在販賣機旁邊的長椅上。「是的,畢竟曜前輩在行內是無人不知曉的‧‧‧」櫻內梨子在說話的同時玩弄著手上的瓶子,說到這邊動作便停下了,她別開頭:「‧‧‧說來羞恥,我一直很憧憬前輩,可惜能見到前輩的時間都對不上,我連用前輩做封面的雜誌也買不了。」渡邊曜聽著聽著就睜大眼睛了,原來眼前的新人不只是自己的「對手」後輩,還是自己的小粉絲。真的如高海小姐那爛透的笑話一樣,粉絲跑到嘴裡了。渡邊曜阻止不了自己發問的衝動:「梨子,為什麼會當上演員呢?」「那當然是因為曜前輩。」提問和回答當中只差了幾毫秒,身為前輩的渡邊曜該有和很多人交流的經驗,可現在竟然連和一個小小的後輩聊天也不能好好的聊,她也像櫻內梨子剛才一樣低下頭,嘗試掩飾自己因為害羞而變紅的臉頰。


  粉色氣氛上升到某個臨界點,正當兩人想開口向對方說話的時候,前方走廊迎面走來的是高海千歌,她剛好打破了泡泡的外層:「渡邊小姐,時間差不多了‧‧‧這位是?」經理人上下打量著櫻內梨子,使她無意識的靠近了讓自己信任的前輩。「唔‧‧‧渡邊太太嗎?」「太你妹!太什麼太!胡說八道!」控制不住情緒的演員激動的站起,回頭一把拉起後輩的手:「梨子我們要回去試鏡了!」後輩則是紅了一臉,懵懂的回應著拉起自己的人:「欸?喔,是的‧‧‧?」高海千歌看著兩人匆匆離開的背影,想著自己是不是當電燈泡了,雙手合十的她向天祈禱著自己不是個王八蛋,然後便快步的追上前面兩人的步伐。


  說到試鏡,其實就是行內的一大騙局。有不少導演會在事前找到合心意的演員,然後就一如既往的找人來試鏡,最後裝作經過討論,選出了最初找回來的演員當上那角色。而渡邊曜參演的《我的好朋友》則是公開內定了一位角色和演員,也就是她。當鼎鼎大名的渡邊曜還是個新進演員的時候,也常被這種「試鏡」玩弄,一直以為是自己實力不足導致的結果,直到以前的某天她被事前通知了一切。想到這裡,因為角色已定而坐到一旁的渡邊曜在嘆氣後張開雙眼,看著前面排列整齊的演員,他們井井有條的分開了男和女,自己在意的櫻內梨子則是坐在最後面的座位。身為人家前輩的她鬆了一口氣——從來試鏡是越後越好,主要原因是在毫無預警的問題之下,坐最後的就能吸收前面所有人的表現,而前面的試鏡者都會在表演後離開房間,這樣可以降低恥度,增加信心。


  角色早已定下的渡邊曜,需要在必要時配合試鏡者作出題目的要求。這回男演員的試鏡是在找兩個角色,一位霸道之中帶有溫柔,一位完全相反、外表親切的衣冠禽獸,坐在一旁的渡邊曜在試鏡者表演時,一邊看著劇本一邊讀著他們的台詞,在心裡替他們打上分數。海選男演員試鏡中,最後讓導演和編劇看得上的只有四位,不過有總比沒有好,接下來才是最讓渡邊曜緊張的——另一個女主角。即使內部定下的女二是櫻內梨子,但她那沒前輩大的名氣——可說是零——讓她必須接受「公平」和「公正」的試鏡環節。


  該說是認真許多嗎?渡邊曜想。雖然從開始到現在,房間偏低的氣溫都讓人震抖,可是到了重要的角色,氣氛更是令人發指。女演員們開始逐一被導演和編劇問著種種的問題,有人的回答只是稍有偏差就被導演趕走了。人數在問答之後就減少了一半以上,幸好櫻內梨子剛才被問了最簡單的問題——你認為同性戀如何?她像沒思考一樣道出了答案:「我認為同性戀能在這個仍有不公的社會上生存,跟普通人一樣尋找著自己的戀情,在這過程中還要被不少人批評、歧視,他們不但一直努力著,還十分的有志氣,我很欣賞‧‧‧他們。」快結尾的時候櫻內梨子突然感性的掉下眼淚。渡邊曜斜眼偷眼兩位大人物,他們臉上都是藏不住的微笑,渡邊曜也是一樣。回答的真好,簡直‧‧‧對,簡直就像親歷其境一般的真實、動人。


—待續—


對,我已經決定把它變成長篇了(捂臉)


评论(5)
热度(52)
阿咚生平簡潔‧‧‧雖然還沒完結。
生於94年1月1日。
曜梨一生推、其實是曜All的逆賊。
因為降職,SAN值已經空了。

「⋯我睡衣好看嗎?」
「⋯好看。」

「⋯你睡衣真的挺好看的。」
「⋯謝謝。」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