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梨《我的「好」朋友》(三)

《200點文》(三)


《我的「好」朋友》


(三)


  不管是假的試鏡還是真的,演戲的部分都不能減掉,渡邊曜喉嚨咕嚕一聲,換了坐姿。很好,依舊順著剛才的順序,即管是新人的櫻內梨子也能發揮潛能——要是有的話。灰髮演員一反平常的專業,在其他試鏡者表演時分了心,沉思著櫻內梨子、這位目前為止印象很好的演員,待人的態度始終跟演戲的表現扯不上什麼關係,渡邊曜現在只祈求上天給櫻內梨子一個當她「伴侶」的機會,更何況說到櫻內梨子,渡邊曜根本對她的才能毫無頭緒。不過試鏡者的水平也是可憐的低,沒有幾個能合上渡邊曜眼光的人,即管她對每個人的戲量也是一樣,能回報的人可說是一個也沒有。


  一直到了‧‧‧第十六位、第十七位。櫻內梨子的順序是第十七位的試鏡者,說快也不快、說慢也不慢,現在已經是第十六位了,也就是說,房間裡的人用一隻手就可以數清了。在第十六人站上前時,導演深深吸了一口氣,說了千篇一律的話:「你的名字是?」「津島夜、善子,請多指教。」暗藍髮的試鏡者眼神跟之前的人都不像,感覺是要把位子搶到手一樣,可惜連自己的名字也說不好,渡邊曜尷尬症發作的低下了頭。「津島夜善子嗎?姓氏真特別阿‧‧‧嗯?」編劇在試鏡者道出名字後才翻查著手上的資料:「看來資料把你的全名少寫一個字呢。」「不、不是的!你應該是聽錯了,我是‧‧‧津島善子。」哎喲我的天——渡邊曜簡直把人都縮成一團了,連帶旁邊一直看著前輩動作的櫻內梨子也辛苦的忍笑。


  「哎呀阿哈哈,真是抱歉阿。那麼津島小姐,想請你讀一下劇本的台詞‧‧‧渡邊小姐。」導演向渡邊曜點了頭,示意著把劇本交到試鏡者的手上。從大前輩手上拿到劇本的津島善子、把視線停留在渡邊曜身上好幾秒,隨後才回過神來。編劇接著導演的話繼續說:「請你跟渡邊小姐帶著感情的唸台詞,第五十三頁,從渡邊小姐說『怎麼了』那邊接下去,兩位準備好了就請開始。」


  渡邊曜看著津島善子瞇眼上揚了嘴角,然後退後了幾步,張開眼睛時神情像變了個人一般,她進入角色,皺著眉頭、緊張的說:「怎麼了?突然找我找的那麼焦急,發生什麼事了嗎?」試鏡者也在無形間改變了表情,她低下頭像隻受冤枉的小狗,猛然抬起頭時連導演也被嚇一跳了——她用了不到五秒,哭了。渡邊曜也能做到一樣的效果,但自己在行內這麼久也沒聽過津島善子這個人,儘管隱世高手無處不在,每次見面也總會把她嚇壞。內心所想並不會打擾到渡邊曜的表現,她接著台詞說下去:「梨子?梨子?怎麼就哭了‧‧‧有誰欺負你,你要跟我說啊?」她溫柔的搭上津島善子的肩膀,後者眼淚掉得更厲害,她抽泣的回應渡邊曜:「‧‧‧曜,我們‧‧‧分開吧‧‧‧」然後別開臉,一如設定上寫的「逃避曜的眼神」。「什、什麼?突然說些什麼呢,梨子‧‧‧」渡邊曜的手改成稍微激動的晃動對手的肩:「發生了什麼事?你跟我說啊!我幫你解決!」「不行!」津島善子用力的甩開渡邊曜的手:「我只能‧‧‧順著他們的意思去做‧‧‧我‧‧‧」「梨子‧‧‧」兩人順著對方的戲量,不自覺的沉迷了下去。「對不起‧‧‧曜‧‧‧!」「梨子!等等!」最後在津島善子一個轉身,伴隨著導演的拍手聲,完成了小短劇。


  「呼‧‧‧你很有潛質。」渡邊曜收起了演戲的表情,跟試鏡者握手,「我很欣賞你的表現。」坦誠著心裡的想法,卻讓津島善子害羞的收回了手:「謝、謝謝你,渡邊前輩。」「表現很好呢!津島小姐!程序也完結了,請好好期待公司的電郵吧。」試鏡者聽到導演說的話,眼睛閃亮的回應:「是的!謝謝各位。」向場內的人鞠躬一遍後,第十六人就離開了房間。渡邊曜把注意力全都放回今天的重頭戲身上——第十七人,櫻內梨子。她用口形對後輩說著:「你有勁敵喔。」「沒問題。」後輩報以信心的笑容,再用相同方式回應渡邊曜。導演跟編劇相視,交換了一個眼神,然後看回最後一位試鏡者身上:「櫻內小姐,真是讓你久等了。那麼廢話也不多說了,請兩位打開劇本的第四十頁。」渡邊曜對導演說的話也沒有多想,前、後輩兩人順著指令打開了頁數,上面寫的是女一和女二的告白情景,台詞少得可憐。「從這一頁開始吧,準備好了隨時可以開始。」


  渡邊曜重新進入角色,速度和成效從來不讓任何人失望,她害羞的走近櫻內梨子,慢慢的開口:「‧‧‧梨子。」櫻內梨子的表情和內心揣摩得十分好,「‧‧‧嗯?」傾身把頭輕輕的放在渡邊曜的頸窩旁,這個動作讓專業的前輩的心臟扑通亂跳。「‧‧‧我‧‧‧」櫻內梨子、導演甚至編劇也在等待渡邊曜的回應,因為她已經咿唔許久,完全超過了角色的思考時間。良久,渡邊曜終於能順著台詞演下去:「‧‧‧我喜歡你‧‧‧梨子是,怎麼看我的?」然後無視一切的用手摟住櫻內梨子的腰,劇本上沒有的發展讓兩位大人物看得入迷。「臭木頭。」對手沒有慌,而是乖巧的緊跟著劇本走向,在前輩的肩膀上蹭了蹭,閉上眼睛輕道:「‧‧‧喜歡你很久了。」「依呀呀呀呀好棒好棒好棒!」編劇和導演像瘋了一樣站起來拍手叫好,抱人的和被抱的都呆住了,然後反射性的放開對手的身體,看著後輩含羞的樣子,渡邊曜更是不好意思的撓著後頸。「好!」不知是否百合控的導演站著說:「很好!今天辛苦兩位了!」編劇也逃不出陶醉的內心,「跟其他試鏡者一樣的日子,櫻內小姐就可以看到電郵的回覆了!那麼很期待可以看到你!」


  兩人離開房間後,環視辦公室裡頭幾乎都已經沒人了。想著也對,試鏡的人都走了——渡邊曜嘗試強迫自己想著不同的東西,才可以忘掉剛才摟住後輩的心跳頻率——雖然說是角色設定和戲劇需要,但你也跳太快了吧,我的心!渡邊曜用手捂住吵鬧的胸口,轉頭看使她在意的櫻內梨子,對方也跟自己一樣,臉上帶著微妙的紅。即管後輩的側臉有多美,大前輩也無暇理會,因為她忙著思考自己剛才笨拙的行為、和發條壞掉的心臟。


—待續—


善子上線了!

我終於是發現了,只要有角色空位我都會先給千歌和善子,應該因為是曜梨各自的好友吧?

渡邊前輩‧‧‧你是喜歡上人家櫻內後輩了嗎?

评论(14)
热度(60)
阿咚生平簡潔‧‧‧雖然還沒完結。
生於94年1月1日。
曜梨一生推、其實是曜All的逆賊。
因為降職,SAN值已經空了。

「⋯我睡衣好看嗎?」
「⋯好看。」

「⋯你睡衣真的挺好看的。」
「⋯謝謝。」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