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梨《26字母短文》

———————————————


很久不見我是阿咚。


看著鞠南那邊有dalao寫了曜梨這邊也要愉快的出海了。


本來是想要寫短一點的,


可是有些題目腦洞開大了就停不下來了。


————————————————

Acknowledging


渡邊很感謝櫻內轉學到內浦。


櫻內很感謝渡邊放棄跟幼馴染玩耍的時間去陪伴她。


Belief


「那、我上了喔,梨子。」


「ヨーソロー」


櫻內相信出海到外國的渡邊會準時回家。


Confidence


渡邊總是覺得櫻內太沒自信。


「梨子你要多留意一下自己的魅力阿?」


「...你留意到就行了。」


Dreaming


櫻內是室內派,睡眠時間習慣了拖長。


渡邊是室外派,習慣了早睡早起出門運動。


「子...梨...」


...嗯。


「梨子,睡太多對身體不好喔!」


「...我不要再跟元氣笨蛋出去晨跑了。」


Empathy


渡邊總是知道櫻內心裡想什麼。


「...曜,不如我們」


「梨子,我想出去散步。」


狡猾的家伙——櫻內與渡邊在街上手牽手的想著。


「你臉上寫著"曜很狡猾"什麼的。」


「噫!」


Fun


櫻內覺得每天早上偷偷起床做早餐的渡邊很可愛。


「嗯...因為做早餐給梨子也是一種樂趣嘛。」


Giving


徹夜難眠。


不,是睡不了。


「嗯...壞...壞蛋...」


「梨子...好可愛...」


渡邊的手在不安分的游上去。


——這也是一種「給予」吧。


Happiness


渡邊覺得晚上完事後櫻內的睡顏很可愛。


櫻內很喜歡在晚上完事後裝睡,渡邊偷看她睡顏的感覺。


Imagination


渡邊的想法總是天馬行空的。


渡邊在床邊用胳膊肘撑起身子。


「梨子,外國同性可以結婚喔。」


「呃?阿,嗯,我知道喔。」


櫻內稍微嚇到的彈了起來。


「要去嗎?」


理所當然的訴說著。


櫻內不明所以。


「...突然怎麼了?」


「現在就去,跟梨子結婚。」


渡邊說著就從床邊的抽屜拿出了兩張機票。


上面寫著「荷蘭」。


天馬行空——有時候挺好的嘛。


Joy


櫻內不知道渡邊腦子裝的是什麼。


基本上跟大家呆在一起都瘋瘋癲癲的。


回到家就是個專屬自己的好紳士。


喜歡這樣的渡邊,喜歡帶給大家歡樂的渡邊。


Knowledge


渡邊不明白櫻內。


不明白她為什麼喜歡看書。


「課外書有很多課堂上沒教的東西喔。」


櫻內溫柔的解釋著。


渡邊不懷好意的勾起嘴角。


「...那、我也教梨子一點東西吧。」


耳朵卻不由自主的泛紅。


——是課外書也不常教的東西喔?


Love


「喜歡——什麼的。」


櫻內在玩手遊的時候被渡邊的角色語音嚇到了。


「...我也喜歡曜喔。」


小聲的回應著。


旁邊把全程看在眼內的渡邊都拍下來了。


Motivation


渡邊力氣很大。


「上阿曜!」


「曜!你可以的!」


來自幼馴染的吶喊。


「95...96...」


渡邊正在做伏地挺身。


——在櫻內跪坐在背上的情況下。


「曜、曜?你還好嗎?」


感受到櫻內流露擔心的目光。


渡邊用力的往下撑。


「97...」


Nice


櫻內覺得渡邊對誰也很好。


「前輩!我喜歡你!」


「對不起,我有女朋友了。」


果斷的拒絕了一年級的後輩。


「...接下來有事,就先走了。」


「謝謝你對我的...感情。」


雖然話出傷人,渡邊還是掛著笑容。


看著後輩向自己點了點頭,渡邊才安心的走出校門口。


——「梨子!對不起,讓你久等了。」


渡邊不好意思的騷騷頭。


只見櫻內微笑著搖了頭。


「嗯,走吧,曜。」


我都看到了喔?那個女孩有點可憐呢。


——不過她還真是不走運。


曜,還是對我最好了。


Openness


原來狗也不錯呢,櫻內想著。


——手心裡摸的是渡邊的頭。


Patience


渡邊和櫻內正在做比腕力的決鬥。


輸的一方是晚上下面的人。


比賽結果因為渡邊在學校弄傷了手不能用全力而敗北。


櫻內當然是看準這點用了比腕力作比試項目。


——「哈...阿...曜...」


——誰說下面的人不能是攻?


「我可是等梨子比腕力比贏我,等了好久喔?」


「偶爾也想試試在下面的感覺、呢。」


親吻著令人垂涎欲滴的身體。


受傷了依然在力氣上贏櫻內的渡邊說道。


Quiet


渡邊在晚上難得什麼事情也沒幹。


在床上就這樣抱著櫻內睡著了。


——雖然前提是渡邊剛從跳水大賽回來。


「應該是累死了吧?」


櫻內幫渡邊蓋好被子。


在她的懷中蹭了蹭。


Respect


到外地準備婚事的渡邊和櫻內到達了酒店。


「Oh hello ! Where'd you guys come from ?」


一個金髮的女士向她們問了好。


「那、那個...」


渡邊一臉驚慌的看著她。


「Nice to meet you , we come from Japan . 」


櫻內口出驚人,一口流利的英語。


「Japan ! Are you two looking for somethings ? 」


「Yes , we came here for our wedding . 」


「Great ! May happiness follow you guys ! 」


顯然在外國同性婚姻已經不算是什麼。


金髮女士笑著跟櫻內和渡邊揮手道別。


渡邊目瞪口呆的看著櫻內。


「那、那個,梨子,剛才你們在說什麼阿?」


櫻內嘆了一口氣,幸好渡邊聽不懂剛才自己說了些什麼。


「曜,在去外國之前請你好好學一下當地語言好嗎。」


——這不是疑問句吧?


Smile


櫻內覺得渡邊無時無刻都掛著笑容在嘴邊。


聽到友人如此說著的高海呆了三秒。


反應過來只說了一句。


「曜看著你的時候笑得很可怕喔?好像想吃了梨子一樣。」


因為這一句櫻內躲渡邊的視線躲了整整一天。


Trust


三個月了。


渡邊出海到外地已經三個月了。


櫻內一如既往的在沒有渡邊的床上醒過來。


梳洗。


走進廚房。


像昨天,前天,大前天一樣,煮著渡邊最愛的菜當早餐。


——咔啦。大門被誰打開了。


走進來的是一頭熟悉的灰髮。


衝過來一把抱住櫻內。


「我回來了。」


用力的吸收著櫻內肩膀上的香氣。


話不用多,「你回來啦。」


眼淚自己從眼眶跑了出來。


「我做了你喜歡的漢堡喔。」


Unity


渡邊和櫻內常常被高海取笑。


「知道什麼是同步率嗎?」


「你們兩個同步率都破表了。」


Victory


「曜——吃飯了——」


廚房裡傳出櫻內對渡邊的呼喊聲。


「來了來了——」


得來的是渡邊敷衍的回應。


直到遊戲畫面顯示著「Victory」的字樣。


從剛才開始渡邊就沒再理會過櫻內。


覺得奇怪的櫻內走向渡邊和她的房間。


「阿阿阿阿阿!」


「怎、怎麼了!」


走到門口就聽到渡邊的慘叫。


櫻內趕進衝了進去。


「梨、梨子...」


渡邊擅抖的手指向電腦螢幕。


「我、我上菁英了...」


壓根沒在打遊戲的櫻內無奈的彈了一下渡邊的腦瓜。


「出來吃飯了啦!」


——遊戲界ID名為「大海的女兒」的高手。


在上菁英之後就沒再玩了。


而且ID被改成了「妻管嚴的笨蛋船長」


X ray


「梨、子,沒事的...」


躺在醫療病床上的渡邊對櫻內說著。


臉色比以前蒼白了不少。


手被櫻內緊緊的握著,放在她的臉旁。


「嗯...嗯...我知道...」


渡邊的話就像開關一樣,打開了櫻內眼淚的門。


眼淚一點一點的沾濕渡邊的衣服。


「兩位。」


一直站在旁邊的醫生開了口。


「只是照個燈而已。」


Yes


渡邊和櫻內在荷蘭的婚禮很成功。


高海把高中時的好友都邀請了過來。


父母也終於答應讓對方交給自己照顧。


證婚人理所當然的,就是自薦的黑澤姐姐了。


「渡邊曜女士,你願意一生一世來疼惜她,櫻內梨子,


 不論她病了、老了,無論在順境或逆境,


 在她痛苦失意時,你都願意無所求、無條件地照顧她,

 

 陪伴她,永遠愛她嗎?」


「我願意。」


渡邊的堅定從眼神傳給了黑澤。


黑澤微微一笑,把視線移到了櫻內身上。


緩緩開口,道出了一樣的誓約詞。


「我願意。」


櫻內強忍著淚水,紅著眼眶向黑澤說。


渡邊看到了,手自動的扶上櫻內的臉,溫柔的安撫著。


黑澤倒吸了一口氣,畢竟她習慣不了這種畫面。


這時候親友席傳來了高海的喊聲。


「喂——曜——快點來個誓約之吻阿——」


「是阿——快上阿上阿——」


松浦也和應著。


渡邊一下子臉都紅了,「千歌!果南——」的大叫。


櫻內伸手擦了一下高興得掉下來的淚水。


然後用手勾著渡邊的脖子向自己那邊拉過來。


啾的一聲比渡邊更快的親了下去。


「喔喔喔喔!——」婚禮上熱血沸騰。


Zany


「噗噗噗巴巴巴!」


向小寶寶做各種鬼臉的渡邊爸爸。


「阿——曜你看她剛才笑得好可愛——」


拿著嬰兒玩具一臉幸福的渡邊媽媽。


——和在嬰兒床上看著滑稽父母的愛情結晶品。


评论(3)
热度(59)
阿咚生平簡潔‧‧‧雖然還沒完結。
生於94年1月1日。
曜梨一生推、其實是曜All的逆賊。
因為降職,SAN值已經空了。

「⋯我睡衣好看嗎?」
「⋯好看。」

「⋯你睡衣真的挺好看的。」
「⋯謝謝。」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