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梨《歡迎回來》

——————————


各位好我是阿咚。

這回是毒藥⋯而且是老梗。

劇情是參考很久以前的某繪希文。

嘛也找不到了,您有在看的話私一個吧。

Live𥚃梨香子和朱夏的對話真是萌我一臉。


——————————



我喜歡千歌ちゃん。


一直而來,從我來到內浦,認識了她。被她吸引著,加入了Aqours。


櫻內梨子喜歡高海千歌。


「⋯對不起,梨子ちゃん。」


千歌ちゃん⋯


「我、喜歡曜ちゃん。」


曜ちゃん。


總是這樣。


曜ちゃん、曜ちゃん的叫個不停。


我有什麼比不上她阿!


——————————


在告白失敗的回憶陪同下,我完成了新歌的鋼琴伴奏。


從我身後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梨子ちゃん。」


回過頭來,是千歌ちゃん喜歡的人。


渡邊曜。


「怎麼了,曜ちゃん?」


希望我笑得不會太虛偽。


她隨著話一步、一步走了過來。


「雖然在這裡說有點不合適⋯⋯不過。」


在夕陽映照下,灰白色變成了蜜柑色。


「我喜歡你,梨子ちゃん。」


我——


看見了千歌ちゃん。


——————————


我因為工作晚了回家。


打開門看到了一如既往的她。


「歡迎回來,梨子ちゃん。」


「晚飯已經弄好了,洗過手就來沙發坐著吧。」


說完了轉頭走進了廚房。


「嗯。」


我略微大聲的回應她。


「我回來了。」
 千歌ちゃん。


——————————


我接受了曜ちゃん的告白。


她喜歡著我,喜歡櫻內梨子。


我在她身上尋找著高海千歌的影子。


我們,也是「相愛」著。


不對嗎?


「阿⋯梨子⋯ちゃ⋯っん!」


我摀著她的嘴。


「乖,別叫出聲。」


因為你聲音不像她阿。


——————————


我們已經在一起一年了。


她伸手給了我一個小盒子。


「えへへ,今天是和梨子ちゃん交往一周年喔!」


我好奇的打開它。


𥚃頭放著散發銀光的戒指。


我拿起了它,仔細的看著。


戒指內側被誰刻上了幾個字。


——櫻內梨子 & 渡邊曜。


「⋯謝謝你。」


對阿。


你的名字,是渡邊曜阿。


你始終,不是她。


不是我喜歡的那個她。





我獨自一人走到了淺河邊。


拿出她送給我的戒指,我緊緊的握在手心𥚃。


然後向著河用力一掉。


噗咚。


你始終不是她。


你只是她的代替品。


——————————


被上司留了下來,已經過了兩個小時。


平常只要我晚了回家,比我早下班的她一定會打電話問我在哪。


想到這、我不由自主的看了眼手機。


沒有來電顯示。


⋯⋯。


沒有多想,我繼續埋頭在工作上。







~~~~


手機突然響起了。


來電人寫著渡邊曜。


我馬上拿起了它,接了電話。


「我被留下來了,很快回⋯⋯」


「請問是櫻內小姐嗎?」


手機另外一邊傳來了不認識的聲音。


「⋯是的,你是?」


「我們在傷者的手機找到了緊急聯絡人,上頭寫著您的手機號碼。


傷、者?


「我是護士,渡邊小姐被失控的卡車撞到了,醫生正在搶救她。」


⋯え?


不、什麼?


⋯⋯曜ちゃん⋯!


「我們也已經通知了家屬,這𥚃是OO醫院。」


—————————


「不用找零錢了!」


我對司機說著。


跑了起來,我衝進了醫院。


像瘋了一般問櫃檯的護士。


「我、我是櫻內梨子!是、那個!渡、渡邊曜她的!」


渡邊曜。


很久沒喊過她的名字了。


「櫻內小姐是吧?渡邊小姐正在𥚃面的急診室⋯⋯櫻內小姐!」


得知了她所在的地方,我再次拔腿跑了起來。


原來,我⋯⋯





急診室門前,上頭的紅燈亮著、亮著。


我坐在這已經快一個小時了。


我雙手緊握,為她祈禱著。


是從什麼時後開始,


我喜歡的不再是她,


而是你?


你會沒事的。


你會像平常一樣,在我回到家的時後,對我說歡迎回來,對吧?


你會像平常一樣,孩子氣的抱著我,對我說晚安,對吧?


你會回來我身邊,對吧?


紅燈消了。


我看著醫生走了出來。


「⋯!」


我站起身子,緊抓著醫生的肩膀。


「⋯」


他沒有說話。


「⋯是櫻內小姐嗎?」


是通話𥚃的聲音。


我向左看,她走了過來我身邊。


——對我鞠躬。


「⋯對不起!」


⋯は?


「渡邊小姐已經⋯⋯」


我聽不進去。


——歡迎回來。


腦海響起了她的聲音。


渡邊曜的聲音。


——————————


我拼了命在小河𥚃尋著。


「在哪⋯在哪⋯」


曜ちゃん送給我的戒指在哪⋯


「阿!」


我拿起了它。


它散發的銀光已經被泥土污染掉。


內側的字也被泥土掩蓋。


我使勁的刷。


終於看到了我和她的名字。


可是那光芒,


不再復返。


——————————


我到了你的墳前。


右手無名指上套著我們的戒指。


跪在地上,哭了起來。


吶,曜ちゃん。


如果有機會的話,可以再跟我在一起嗎?


這次我會好好的愛你,疼你。


你不再是代替品。


你不是高海千歌。


你是渡邊曜。


我喜歡著你,喜歡渡邊曜。


吶。


如果有機會的話,你能在我回家的時後——




——今天回來的有點晚呢。


吶,曜ちゃん。


我拿起了從家𥚃帶來的菜刀。


是你最愛的那把喔。


——梨子ちゃん你看!這把刀本來很貴的!現在特價竟然便宜了這麼多!


它對準了我的心。


為你跳動的心臟。


沒了你,也沒理由運作了。


吶。


到底是從什麼時後,我喜歡的不再是高海千歌,而是你?


——え?因為抱著梨子ちゃん會睡得更好阿!


——抱歉!難得比梨子ちゃん晚回家了!我們出去食飯吧!


——梨、梨子ちゃん,我是、第一次⋯


——梨子ちゃん,我喜歡你。

 


——梨子ちゃん。





——歡迎回來。


「嗯。」


我握緊了它。


「我回來了。」


刺了下去。


⋯曜ちゃん。


吶。


還有機會的話——


——————————

评论(12)
热度(57)
阿咚生平簡潔‧‧‧雖然還沒完結。
生於94年1月1日。
曜梨一生推、其實是曜All的逆賊。
因為降職,SAN值已經空了。

「⋯我睡衣好看嗎?」
「⋯好看。」

「⋯你睡衣真的挺好看的。」
「⋯謝謝。」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