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梨《ABO》

各位好我是咚醬。


明天還要上班我在幹什麼——


ABO曜梨

Alpha曜、Omega梨子

暫時沒有Beta的出現


沒看過的ABO的我建議先在網上看一下設定喔。


————————————————————————


櫻內さん倒下了。


「阿——老師!櫻內她不行了!」有誰大喊著。


大概是因為老師要我們跑十公里吧。


總之櫻內さん就很突然的在跑道上倒下了。


領著同學跑的我注意到了,要求身旁的同學代替工作。


然後向著櫻內さん跑過去。


她的臉很紅,果然是跑不過來嗎?


手輕輕的放到她的額頭上。


感受到與自己身體溫度不一樣的她稍微睜開了眼睛。


清澈剔透的琥珀瞳此刻添上了淚花。


她的唇動了幾下。


「渡...邊、さん...」


空氣中有些氣味跟平常不一樣。


教科書裡教的、甜甜的,信息素。


就算是童貞也明白——這是Omega發情期的費洛蒙。


身體有種說不上的燥熱感,感覺到自己的呼吸聲變得粗糙。


糟糕、糟糕糟糕糟糕糟糕。


「‧‧‧老師!櫻內さん不行了我先帶她到保健室!」


「哈?喂——渡邊——」


一把公主抱、抱起了眼神迷離的櫻內さん。


向著保健室全速前進。


————————————————————————


把姿勢換成了前抱,我把門打開了。


為什麼這種時候老師就不在呢?


平常不想上課來保健室睡覺,她總是在的阿——


阿,沒時間管這些了。


我把櫻內さん放在窗子旁邊的床上。


「嗯‧‧‧哈阿‧‧‧」


「別、別發出這種聲音阿。」


她閉著眼睛好像很痛苦似的。


看著這樣的櫻內さん,我心都疼起來了。


難怪她轉校過來不久就被稱為校花了阿——


呃、別再想這種東西了。


對,抑制劑、抑制劑‧‧‧


我在櫃子裡拿出了可以暫時抑壓發情期的藥物。


走回了床邊。


「櫻內さん,你還好嗎?」


「我把抑制劑‧‧‧唔!」


我被櫻內さん用手扯了下去。


唇也重疊上了。


手中的小瓶子掉了下來,在床上滾動著。


「呃——呃呃?!櫻櫻櫻櫻內さん?!」


「渡、邊さん‧‧‧」


她用誘人的聲線叫著我的名字。


「渡邊さん是、Alpha、對吧?」


咕嚕、我把慾望和唾液一同吞進肚子裡。


「嗯、嗯‧‧‧」


「我‧‧‧不行、了,好、好想要‧‧‧渡邊、さん‧‧‧」


「你你你停下我我我、抑制劑!對!抑制劑!」


慌張的在床上摸來摸去。


——阿阿阿阿你在哪兒阿抑制劑!


櫻內さん的手不斷的往上游,在我的身上亂摸一通。


「呼呼‧‧‧好、結實‧‧‧」


@)%︿@#*#%@$&*(#︿%$#!


下身的灼熱仰了起來。


渡邊曜,不行了。


我把壓在我身上的櫻內さん推在床上。


「櫻、櫻內さん‧‧‧」


「嗯‧‧‧渡邊、さん、不,曜‧‧‧」


看著她那迷人的雙唇,聽著她輕輕的呼喚我的名字。


我上前用自己的嘴堵住她的唇。


「嗯嗯、嗯‧‧哼嗯‧‧‧」


「嗯‧‧‧哈阿、梨子‧‧‧」


她的手環住我的頸子,另一只手碰上了我的灼熱。


我也不閒,在她雪白的柔軟上揉著。


微睜著雙眼,看到了梨子享受的模樣。


空氣中飄散的費洛蒙混合在一起。


她的氣味沾上了我的信息素。


——這樣是叫做,標記、嗎?


關上眼簾,專心的做著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腦袋一片空白,已經無法思考了。


也、罷。


————————————————————————


‧‧‧嗯?


這裡、是‧‧‧欸、欸!


「噫!」上半身像彈簧一般彈了起來。


不、不會吧‧‧‧


腦袋顫抖著,看了眼身旁。


——好好的躺著一頭酒紅的美少女。


「嗚哇阿阿阿阿阿阿!」


「我都幹了什麼阿阿阿阿!」


身旁的她動了動身子,醒了過來。


梨子ちゃん緩緩的坐了起來,臉泛著紅的看向我。


「‧‧‧曜、ちゃん。」


「是、是的!」


「要、負責任喔‧‧‧?」


阿阿——


「唔、我、我明白了。」


我這輩子也走不掉了。


————————————————————————


呵呵車子停下來了。


抑壓著產毒藥的心情‧‧‧咕‧‧‧

评论(11)
热度(84)
阿咚生平簡潔‧‧‧雖然還沒完結。
生於94年1月1日。
曜梨一生推、其實是曜All的逆賊。
因為降職,SAN值已經空了。

「⋯我睡衣好看嗎?」
「⋯好看。」

「⋯你睡衣真的挺好看的。」
「⋯謝謝。」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