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咚》相約多時的文章

@黎明Nuxas@黎定谔的文 


《信號連接中》

《等候》

《⋯》

《信號已連接》

「天啊⋯好久喔⋯」

「嗯?」

「欸、欸欸欸!接上了?!」

「拜託⋯我還在想要不要先化個妝耶⋯」

「唔——嘛,算了!反正我在你心中的形象也崩潰的差不多吧!嘿嘿。」

「⋯欸?」

「啊⋯原來是接到留言了啊⋯」

「⋯」

「看來你比我還忙呢。」

「咳咳!黎明!」


「⋯」


「⋯對不起⋯」

「竟然快一年了,我和你的時光就這樣被自己磨蹭掉。」

「⋯吶,你有失望嗎?⋯啊,我是說我這個”回信”。」

「我還記得,你常跟我說信啊、紙張啊、墨水啊什麼的,我都裝作有聽進腦袋呢!」

「嘿嘿,別生氣啦!也不想想自己這麼大一個人了,事情說得起勁,還是跟小男孩沒兩樣!」


「⋯」


「⋯嗯,氣氛有好了點嗎?」

「然後⋯真正失望的還有一件事吧?」

「就是我這一年⋯都沒聯絡你的事。」


「⋯」


「我知道這樣會讓原本就遠距離的我們⋯距離感更遠。」

「我不想讓你擔心。」

「事到如今,也快一年了。」

「我想讓你知道⋯我還存在,你一年前給我的信,我還好好保存着。」


「⋯」


「我在辦公室的工作⋯被取代了。」

「你知道,那對我有多重要。」

「從我大學畢業以來⋯我都希望當個幼稚園老師。」

「可是一連串的考試我也失敗了⋯最後只能當上它背後的辦公室員工。」

「差不多就在那時候我們結識了吧?」

「看,你對我來說,不只是救命藥箱。」

「還是少數令我產生”喜歡”這種感覺的人。」


「⋯」


「工作的低潮⋯也算是過去了。」

「我現在是酒店的房務員。」

「也就是”欸你!過來幫我打掃一下!”的那種人。」

「是被使喚的那個啦!」

「但是過的還⋯挺不錯的。」

「同事都是很好的朋友⋯」


「⋯」


「一想到這段影片,你等一下就會看到⋯就莫名的緊張耶。」

「⋯我真的很怕⋯」

「⋯你會因為我離開了這麼久,去認識別的⋯嗎?」

「我真的很氣我一直以來的幼稚。」

「明明很想聽到你的聲音。」

「一直偷看你的vlog。」

「想回應你在軟件中不停傳來的訊息。」

「⋯和擦乾自己臉上,因為工作而帶來的淚水。」

「那時候我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是。」

「⋯抱歉,讓我擦一下⋯」


「⋯」


「可是!」

「我再也忍不住了!」

「就像剛才,我一口氣回了你十條訊息!」

「不知道你是還在忙⋯還是⋯」

「⋯總之!本小姐前幾天又生病了!」

「對!我又拜托了之前,一直對我很好的朋友來照顧我!」

「吃醋了嗎!」

「那就趕快回我信息、打電話給我!」

「⋯嘿,像笨蛋一樣。」

「⋯笨蛋黎明,我回來了。」

「⋯2018年,8月22日。」

《信號中止》

《留言已傳送》

———————————

嗨ww各位好(鞠躬)、黎明好ww

评论(2)
热度(7)
阿咚生平簡潔‧‧‧雖然還沒完結。
生於94年1月1日。
曜梨一生推、其實是曜All的逆賊。
因為降職,SAN值已經空了。

「⋯我睡衣好看嗎?」
「⋯好看。」

「⋯你睡衣真的挺好看的。」
「⋯謝謝。」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