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梨《一方死亡三十題》(6-10)

———

SS、OOC

———


06.曾經丟失現在又找回的物件


「梨子,你看這是不是你的東西?」


高中畢業的櫻內梨子回到了東京,跟以前國中的好友當上了室友。正在和室友收拾房間。


室友手上拿著一條項鍊、它沒有掛上任何東西。


這當然是櫻內梨子的東西——渡邊曜送給她的道別禮物。櫻內梨子與它幾乎從不分離,只因為渡邊曜在她心中有著特別的地位。


「梨子?」


她沒有回話,上前搶走躺在室友手中的項鍊。


大學時代總算有空的櫻內梨子、跟待在鄉下地方的高海千歌見了面,說想回到那邊探望曾經的成員們。當她說起渡邊曜說得正高興的時候、高海千歌只是苦笑了一聲。



『‧‧‧梨子、好像還沒知道呢‧‧‧』


『‧‧‧曜‧‧‧已經、不在了‧‧‧』



——「你說過會等我回來找你的!騙子曜!」她對無人的海灘叫喊著。



項鍊原來在這裡阿。櫻內梨子想著。


我還以為我把它藏了起來,好讓自己永遠找不到呢?



07.葬禮


櫻內梨子的葬禮、來的人很少,不過至少父母和成員都到齊了。


死者的母親坐在椅上哭泣、死者的父親緊抓著渡邊曜的衣領。


死因是車禍——因為渡邊曜。


事發那天成員幾乎都喝醉了,還沒倒下的小原鞠莉打算叫下人來送其餘的人回家,渡邊曜只是笑著說——沒問題、沒問題,我能送自己和女朋友回家。


不管成員的勸阻,渡邊曜抱起了醉酒不醒的櫻內梨子到車上。


——然後。


「為什麼死的不是你阿!」死者的父親用力的把她丟到地上。


渡邊曜管不了傷口撕裂的雙腿、管不了湧出淚水的眼框。


她跪在地上不斷道歉、向著死者的父母。


向著她深愛的死者。



08.突如其來的眼淚


『梨子早上好!難得星期一你能起得這麼早!‧‧‧欸、怎麼就哭了?』


「可能是我揉眼睛揉過火了,沒事沒事。」


『小姐,你有發現自己一直流眼淚嗎?』


「應該是我剛才眼藥水下多了,沒事沒事。」


『一共是三百元‧‧‧您還好嗎?眼淚‧‧‧』


「三百元是吧?沒事沒事。」


今天好奇怪喔?怎麼大家都說我在流眼淚?雖然我是真的有在流啦。


不過——為什麼?揉眼睛揉過火了?眼藥水下多了?錢不夠了?


還是說今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


四月十七‧‧‧是什麼記念日嗎?


這麼說來,好像是一個認識的人的生日‧‧‧和忌日呢。


——阿阿,這和我流眼淚有什麼關係啦!我這個笨蛋!



09.觸碰不到的你


新聞說我們這一帶有殺人狂呢,曜要小心喔?——發送


是的!梨子大人!——新信息


櫻內梨子和一名叫做渡邊曜的網友網絡交往了三個月,她們決定了今天出來見面。


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興奮和期待,雖然渡邊曜的照片她已經看過了好幾遍,還是擔心自己會認錯,所以一直把存在手機裡的照片拿出來看。


曜!我到了喔!——發送


藏不住自己嘴角的微笑,櫻內梨子坐在車站等著渡邊曜。


十分鐘過去了、三十分鐘過去了、一個小時過去了。她是個有耐性的人,可等了這麼久還沒看到心上人的出現,櫻內梨子低頭檢查了手機——沒有信息,她決定回家、等待渡邊曜在網絡出現。


一天過去了、兩天過去了、迎來了渡邊曜離線的第三天。


她有哭嗎?她哭了——當她看到電視上被警察發現死去的殺人狂,樣貌和手機裡的照片、是同一個人。



10.從別人那裡得到你的死訊


渡邊曜到了女朋友工作的外地,打算悄悄的給她一個驚喜——即管親友的高海千歌說她很蠢很天真很可愛。


站在櫻內梨子住的公寓的門前,渡邊曜的手抖得快要拿不住親手做的雞蛋三明治,雖然一點也不浪漫,可她知道這是櫻內梨子最愛吃的。


她確認了早在兩個月之前就問了的地址——沒問題的渡邊曜,你沒弄錯,是這裡了,梨子在裡面等著我、吧?嘿嘿。最近梨子沒有回我的信息、是廢寢忘休了嗎‧‧‧


右手食指探頭伸出,在空中凝固了幾秒鐘才按下門鈴。


『I'm coming!』

(來了來了!)


『Welcome home...Wait,who are you?』

(歡迎回來...等一下,你是誰?)


打開門的不是櫻內梨子,更不是認識的人,渡邊曜連忙再次確認地址、並沒有出錯。


「欸、那個‧‧‧Excuse me,is Sakurauchi Riko live in here?I came here for visit her.」

(不好意思、請問櫻內梨子住在這裡嗎?我是來找她的。)


渡邊曜掏出了自己最差的英語向她說明自己來的原因。


「Oh Miss.Sakurauchi!That famous pianist from Japan!」

(那個來自日本有名的鋼琴師、櫻內小姐嘛!)


「YES YES!」

(是的是的!)


「Here is the place that she used to be live.」

(這裡是她曾經住的地方。)


「...Sorry,can you explain more about "used to be live" ?」

(抱歉,你能解釋一下「曾經住的地方」的意思嗎?)


「Um...She's gone by the terrorist attacks,in her piano recital.That's why the apartment was left out.」

(欸...她在鋼琴演奏會中受到了恐怖襲擊。這也是為什麼她的公寓會變成我的家、因為房主已經去世了。)


「...」


「Are you okay?」

(你還好嗎?)


「...I'm cool,thanks for telling me that,good night Miss.」

(...我沒事,謝謝你告訴我這一切。)


「It was nothing...I guess?」

(這沒什麼...我想應該是...)


開門的女士把門關上了,留下門外苦笑的渡邊曜獨自一人。


她對這裏並不熟悉,能走到櫻內梨子給她看的照片裡的公園、已經很厲害了。


渡邊曜漫無目的地看著明月,不時玩弄手中放著三明治的袋子。


臉上擠出來的微笑和不受控制落下的眼淚格格不入。


她選擇無視途人投來的好奇目光,坐在長椅上嚎啕大哭。


———

嘗試把雙方死亡的次數平衡一下‧‧‧

不然就又要被各位說我欺負梨子了‧‧‧

———

评论(4)
热度(34)
阿咚生平簡潔‧‧‧雖然還沒完結。
生於94年1月1日。
曜梨一生推、其實是曜All的逆賊。
因為降職,SAN值已經空了。

「⋯我睡衣好看嗎?」
「⋯好看。」

「⋯你睡衣真的挺好看的。」
「⋯謝謝。」

关注的博客